母猪

 母猪

作者:烈烈风中
 

 

 在接近正午的公园内,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到处帮树木拍照。

 

 『你给我专心点,死胖子!』少女看到对方又没在拍摄所需的资料时马上向他骂道:『真是的,我居然要和你这好吃懒做、整天都不知在做什麽的死胖子同一组!』『是的、是的。不过芷君,你也知像我这样的胖子都是很怕热的,不休息一下可是会没有体力了。』被骂的胖子没有生气,反而一面笑着。

 

 『死胖子,你给我听清楚,我和你一点也不熟,不要只用名字叫我。』名叫的少女芷君虽然实在是被气得很严重,但看着对方都在赔笑道歉,还是只好把这口气吞下。

 

 『抱歉,不过你要不要过来坐坐,这边比较阴凉,这种六月天气还是先休息一下,不要中暑。』抬头看着那正不断强调自身存在的太阳,芷君想想还是先休息一下比较好,只不过她实在是不想和对方在一起,故而到处张望,看看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遮阴又可以坐,但近距离内可以满足条件的就只有那胖子所在的地方。后来想想,没有别的选择就只好坐在同一张长椅上,否则如果真的中暑,到时候要在这死胖子面前丢脸就太可悲了。

 

 看到芷君决定和他坐在一起,胖子的心中不用说是多麽高兴。因为如果芷君不是坐在附近的话,他的计画就无法展开。

 

 『芷君,我这有一样东西想给你看。』胖子从背包内拿出了一个盒子,轻轻将它打开了,一阵让人清新舒畅的气味马上飘散出来。而本来因为胖子又直接叫她名字而决定好好教训对方的芷君,在嗅到那气味后便被吸引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想做什麽。

 

 看着芷君被迷惑的情况,胖子不禁在心中说了一声「好」。这东西是他母亲的公司最新研发的东西,一种可以让人迅速放松精神的特制香薰,只不过听说由於有副作用而无法长期使用,但对於向芷君使用这东西,胖子可没有在意过副作用的问题。

 

 由於担心副作用,故此胖子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也吸入,但同时用手把香薰扇向芷君处,让她不断吸入。没多久后,芷君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迷糊,以胖子的角度来看,她已经在香薰的引导下,完全放松了自己的心灵。

 

 『芷君,你听到我的说话吗?』胖子打算先测试一下对方的情况,始终他没有正式使用过这东西,只是看过相关的说明而已。

 

 隔了一会后,才从芷君的口中得到确实的回应。还是催眠初哥的胖子从书本上看过,这是对方已经进入深度催眼的其中一种表现,但还是要继续测试才可以确定。

 

 『你现在告欣我,你的名字叫什麽?』虽然她刚才对自己的名字有反应,但还是要再确认一下。

 

 『刘芷君。』她完全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出自己的名字。

 

 『芷君,听着我的声音,这就是你世界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明白吗?』芷君点了点头回应。

 

 『芷君,我是你的内心,所以对於我的提问你都可以安心的诚实回答,而我给予你的回覆,就是你内心的真正想法,了解吗?』说出这句话时,胖子十分的紧张,因为这是一句话的意义完全前后矛盾,只要意识清晰就无法生效。

 

 『了解。我会对你诚实……因为你是我的内心,也因为……你是我的内心,所以你所说的话就……是我的想法。』等了好一会儿,总算得到了胖子最希望的回应。

 

 『芷君,你对王伟明这个人抱有什麽感觉?』王伟明,也就是胖子的名字,急切的想知道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看法。

 

 『王伟明?是……是谁?』让对方震惊的回答,从芷君那呆滞的嘴巴中说出来。

 

 『王伟明就是和你同组作毕业习作的那个同学。』王伟明对此也只能无奈的加以说明。

 

 『死胖子,一个让我超讨厌的家伙,整天到处傻笑,以为家中有钱就不认真学习,而且总是色迷迷的到处看女生。』这一次回应是快多了,但听到对方对自己那最为真实的想法,让王伟明心中对芷君的憎恨记录表重重的记上了一笔,他决定要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只不过如此低劣的看法,就算是在深度催眠下也没法马上改为好友。还好胖子早以对这种情况作出了准备,只是他真的完全没有想到真的需要用到。#p#分页标题#e#

 

 『芷君,作为队友,是不是该互相信任和帮忙?』『是的。』理所当然的事情,芷君接近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

 

 『所以芷君也会信任和帮忙你的队友,对吧?』包含着建议的问题从王伟明口中说出,这是为了一步一步封锁起对方有别的思考方向。

 

 『对,我会信任和帮忙我的队友。』没有先前那麽快的反应,但芷君还是给予了胖子所需要的答案。

 

 『所以芷君对於同样身为队友的王伟明也会给予信任和帮助。』这一次,王伟明没使用提问的方式,而是采用直接的给予指示。

 

 而这一次,芷君沉默的时间更久,很显然她在思考,或者说尝试思考这一个命令的含义。

 

 『对,因为……死胖子……王伟明……是我的队友,所以我……会给予他……信任和帮助。』「最有可能出问题的一步总於解决了。」王伟明在心中说道,因为他最担心的是她会说自己是特例而引起强烈的反弹,不过初期所需要的指令,已经由芷君自己组合起来了。而接下来,只要下暗示,让她自愿到家来就可以安全的进行下一步。

 

 『芷君,接下来为了让习作能够做得更好,你会向你的队友王伟明提建到他家中,因为他家内有比学校更高级的电脑,在他家中完成的话会比用学校的电脑更快更好。』当完成了后,便进入设定催眠关键字的部分。

 

 最后,王伟明为芷君设定进入催眠的关键字是「母猪制作」,而让她结束催眠的关键字是「母猪测试」,当然只有王伟明自己说出时才会有效。在把这些事都做好后,王伟明便让对方清醒过来。

 

 『胖子,等会我们到你家去整理。因为你是队友,所以为了我们的习作,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清醒过来的芷君对着王伟明直接说道。

 

 就这样,刘芷君就跟随着王伟明到他的家中,只不过当看到王伟明带她来的到大厦前,芷君感到十分惊讶,因为那是一个十分出名的高尚住宅区,她是知道对方有钱,但没有想到他是属於住在这种地方的人。

 

 『来吧,我家住在五十八楼,这边进去要先上大堂,之后才有电梯到达。』和芷君的心情完全不同,王伟明他十分高兴,因为这个一直看他不顺眼的人,就要成为他的玩具。

 

 『进来吧。』王伟明在自己家门前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只不过芷君没有任何反应,这儿和她自己那廉价房屋比较起来,差距实在太大了。看到芷君的惊讶表情,王伟明心中不禁浮现出一个想法,一个让这个玩具变得更有趣的想法。

 

 王伟明带着芷君参观自己的家时,一边看着她的反应,由开始时的惊讶到后来的平静,看来她心中都在不断考虑些什麽,只不过不管她的准备有多麽的完美,但面对如同开了外挂的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差别是在於过程中可以带来多少乐趣。

 

 『好了,我们开始把作业做好吧。』还没参观完的芷君,放下心中的惊讶说道:『早点开始,就可以多点时间检查和修改,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才会好。』『母猪制作。』在听到关键字的瞬间,芷君彷如被抽去了灵魂,呆呆的站立在王伟明前方,等待着和“自己”对话。

 

 『芷君,你还是处女吗?』王伟明决定直入问他最想知道的事,因为刘芷君有一名男朋友,还已经拍拖两年多了。

 

 『是的。』虽然对芷君来说是自我对话,但这敏感性的问题还是让她只是小声的回答。

 

 这回答让伟明有点意外惊喜,本来他还以为芷君早已和她男朋友做过了,没想到还没。王伟明心中想到,天意要让他知道这件事,那麽自然是只能由他安排如何帮芷君开苞。

 

 『芷君,你觉得你和王伟明的家境相差多少?要多久才有可能追得上?』想了一会后,王伟明再一次使用提问式的方法,让芷君自行得出他想要的结果,这样才不会让人察觉到对方的变化。

 

 『差距很大,我可能一生也追不上。』『那麽,和他打好关系,成为他的好朋友,有什麽好处呢?』王伟明靠近芷君的耳边轻声问道。

 

 对於这个问题,刘芷君很久也没有回覆,只是看她那紧紧锁在一起的眉头,想必她正在苦苦思索到底答案是什麽。良久以后,芷君才开口说道:『王伟明的父母看来该有很高的地位。因为我听耀文说他父亲本来也想买这一区的房子,但他钱和关系都不够,所以才买了现在住的地方。#p#分页标题#e#

 

 『如果和王伟明成为朋友的话,他父母可能看在儿子的份上帮忙,这样出来工作时就可以在比较高的职位开始,少努力很多年。另外在读完大学以前,万一有什麽事的话也可以多一个可以依靠的朋友,不会因为意外而无法完成学业。还有,王伟明要是可以继承到他父母的地位,和他成为朋友后可以持续得到他长期帮忙。』把心中思考出来的结论说出来后,芷君也再次安静下来了。

 

 『所以,刘芷君要和王伟明成为好朋友。只不过,处女是芷君最为宝贵的东西,只可以给最爱的人,就算拍拖时多要好也不能给对方,直到正式结婚后才可以献出。』说出这番话的王伟明,心中想的是当芷君如此重视的处女之身,被他在没结婚的情况下破了,她脸上的表情到底会是绝望?还是直接整个人崩溃?不过不管是哪一个,都会是让他兴奋的结果。

 

 『那麽,芷君,要把刚才的话深深记在潜意识内,但平常你都不会记着。』而在得到芷君的回应后,王伟明说出了那让她醒来的关键字。

 

 『唔?我刚刚,想做什麽?』清醒过来的芷君向伟明问道。

 

 『不是说这边要这样做吗?』王伟明十分自然的指着营幕上说道,完全看不出任何异样。

 

 在芷君的心中,胖子好像没有之前那麽讨厌,而且还隐约觉得他会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只不过发现这点后,她反而有了惊讶,因为她一直以来都不是那种以金钱来衡量人,但她又好像听到一把声音在说,他是一个例外,值得自己放下身段结交的人。

 

 在这种心态下,两人就在良好的气氛下的做习作。王伟明眼见芷君对自己的态度改善了不少,也觉得该进行下一步了,也就是让这头小母猪献出自己,就如同酬神乳猪般,赤裸裸的成为他的祭品。

 

 『母猪调教。』王伟明再一次说出关键字。

 

 看着眼前这具可以任由自己玩弄的女同学,只要想到接下来会让高傲的她做出的事,马上让王伟明的血液以极速向下身冲去。虽然芷君不是他玩弄过的女性当中最为漂亮的,但单是那种完全受自己控制与自己的高材生同学的身份,就不是平常找来的女人可以相比。

 

 王伟明强忍着马上把她扑倒的慾望,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才说道:『芷君,因为和王伟明打好关系是十分有利的,对吧?』处在催眠状态的刘芷君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那麽芷君,为了和王伟明建立良好的关系,你会尽你所能满足他的任何要求,不管是多羞耻的事也会答应,因为这才是对芷君你最有利的做法,对吗?』听到这话的芷君,没有立即作出回应,而且过了一会后还微微摇动她的头以示无法接受。

 

 看到这情形,王伟明反而被吓了一惊,但观察了一会后,他发觉芷君还在催眠状态当中,也许他可以找出原因所在。

 

 『芷君,为什麽你不能尽力去做呢?说出来,让你的内心我帮你想出解决办法吧。』听到王伟明的话后,还在催眠中的芷君脸上一红,轻声的说出了她的原因:『我的处女是要留待结婚后送给丈夫的……所以我没法满足王伟明的任何要求。』听到这番话,王伟明感觉到好像被自己打了一巴掌,因为前后矛盾的指令而出现问题。他想了一会后,再一次向芷君问道:『芷君,除了这原因外,你还有什麽其他原因吗?』芷君隔了一会后说道:『没有。』想到解决方法的王伟明接着说道:『芷君,你还是会满足王伟明的任何要求,只不过如果当他想要插你的阴道时,你会和他说明你的原因,王伟明是一个好人,一定不会在婚前夺走你的处女身的,明白吗?』这一次的指令说出后,王伟明等了很久才听到芷君明确的答覆,很明显刘芷君试着思考当中是否合理。

 

 最后让芷君只需潜意识记着这一切后,王伟明再一次解除她的催眠。

 

 王伟明的下身早已充血而变得坚硬,但由於还在裤裆内没法舒展而感到十分不适。但这时早已作好准备的他,马上在芷君眼前把衣服和裤子脱掉。

 

 『呀!』看到王伟明突然脱衣服,把芷君吓得立时惊叫起来。

 

 『芷君,你不要叫了,和我一起脱光光吧。』王伟明挺着那肥胖的腹部说道。

 

 芷君听到后,马上停止尖叫,而且感到有一把声音在对她说,要按王伟明的要求去做,而且她好像还看到自己在王伟明的帮助下事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隔了一会后,她把手放在自己背后,那是她这身校服的拉链所在。#p#分页标题#e#

 

 手从上而下的在背后滑过,解开那青色的校服,在王伟明面前展露出她只穿着水蓝色胸罩的上半身。接着双手移至腰间,解开裙子上的纽扣,让它落到地上,让她那穿着同为水蓝色内裤的下半身也显露出来。

 

 看着这个脸颊如苹果般通红,双手不知该放在哪儿而手忙脚乱的少女,让王伟明感到十分兴奋,只不过距离让他满足还差很远。

 

 『芷君,你还不脱光?』王伟明一边看着她的身体一边说,特别那双平常无法看出大小的雪白乳肉,以及那一道在胸罩的包裹下形成的深隙。

 

 在王伟明的注视下,芷君也把胸罩解开,前扣式的设计,在解开的同时,丰满的双乳马上弹跳起来,彷似是那双峰强行突破枷锁,裂衣而出,让王伟明感受到一种难得的视觉享受。

 

 芷君的腰很幼小,但在下方的臀部,是有如满月的圆弧形,让每一个看到的人总是想在上方狠狠的打下去,留下自己的痕迹。

 

 而现在,芷君已经全裸的站在王伟明眼前,完全展露出这份平常被校服遮掩着美态,让他的肉棒也站得笔直,彷佛只有这样才能对这一副美丽肉体致以一丝敬意。

 

 坐回自己椅子上的王伟明,双腿完全张开,完全解放出中间那根怒指向天的枪管。接着他指着自己的下身说道:『芷君,你来帮我让他舒服一下吧。』芷君听到这话后马上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插进来,我的处女要留给我的丈夫的。』如同王伟明所料的说话,只不过他也不打算现在帮芷君开苞,他要在一个让芷君最难堪的情况下,夺去她的处女,并且在她身体内留下属於自己的痕迹。而现在他只是要先爽一爽,让她开始习惯和自己在一起。

 

 『跪下来,用你的口含着,帮我口交。』在芷君的心中,那被植入的暗示正发挥作用,让芷君虽然觉得含着男人的肉棒是十分呕心的事,但为了自己的将来,她还是红着脸跪下来,低下她的头,勉力张开她的小嘴,把那已经进入作战模式的阳具含进去。

 

 芷君的口技绝对是不成熟的,从来没有试过口交的她,只是笨拙的用口含着。只不过对王伟明来说,让中午时还在指着骂他死胖子的芷君脱光衣服口交,就已经是无法言喻的满足感了。

 

 接下来,高材生的芷君充分表现出她过人的学习能力,在王伟明的指导下,含、吸、吮、舔,这四种口交的基本技已经掌握到要点,让王伟明的肉棒很快就达到喷射的边缘。

 

 察觉到她那惊人的学习力,王伟明暗暗决定要让她多加练习,成为一个专业口交处女。另一方面,不想这麽快就射出来的他说道:『很好,先不要吸了。』接着抽出肉棒左右摆动,让被她口水弄湿肉棒打了她数个耳光。

 

 『接下来用你的胸夹着,记着,你那对奶子这麽大,不拿来乳交是浪费。而且每当我的肉棒突出来时,你就要亲吻我的龟头。』暗红色的肉棒,完全埋藏在雪白的乳肉内,只有当芷君沉下身子时,才会看到那硕大的龟头,而这时芷君也会乖巧的俯身下去献吻。对肉棒来说,这双柔软嫩滑而又充满弹性的乳肉,和那湿润的口腔所带来的刺激完全不同,但一样是使他极为享受的快感。

 

 用双乳挤压肉棒,在那雪肤上来回磨擦,都在让快感不断提升,让王伟明惊觉自己快要发射,他马上对芷君说道:『立即含着,我要射在你口内,还有,不许吞下。』听到王伟明的要求,本来该亲吻的小嘴张开了,把那涨得有如鸡蛋大小的龟头含在口中。没多久后,王伟明便在她口中发泄出他的慾望,连续不断的喷射,瞬间便把她的口腔灌满,让芷君只能慢慢把龟头吐出来,只用微微张开嘴唇紧贴着马眼,让精液能够射进她口中。

 

 发射完毕后的肉棒垂在王伟明的跨下,而用口含着所有精液的芷君正紧紧闭上她的小嘴。休息了一会后,王伟明站起来说道:『张开嘴,让我看看吧。』芷君仰起头,张开她的嘴巴,在那红色的口腔内,现正被一堆白浊液体所占据。只不过这姿势让芷君呼吸不顺,喉咙自然而然的开始把那些白浊色的精液运送至体内。

 

 『不许喝!』看到芷君私下吞精的王伟明马上说道,接着她走过去拿起被芷君脱下在地上的胸罩,才向着芷君说:『吐在这,每边各一半。』芷君顺从的按照要求,让胸罩两边都盛载着她口中的精液。而接下来,王伟明要求她重新戴上胸罩。#p#分页标题#e#

 

 前扣式胸罩,看似很容易穿上,但如果当中有液体而且被要求不许漏出来,就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最后还是在王伟明的帮助下,芷君才能够顺利穿上。

 

 『很好,接下来把衣服都穿上吧。』看着芷君把刚才脱下的衣物慢慢穿上,再一次把那优美的肉体用宽松的遮掩起来,变回他平日所见的那名认真向学的高材生模样。

 

 但王伟明只要想到,芷君那双美乳,正和他的精液作出最为亲密的接触,而且由於胸罩的关系而处於不透风的情况,接下来当芷君回家时,路上所有人都能够从她的衣服上嗅到一股精液的气味,便让他产生一种莫明的快感。

 

 ***********************************希望这种短篇式的手枪文会让大家喜欢吧囧最后,有什麽感想看法的话,请多多指出,感谢!m(_ _)m**********************************************************************写了快半年才写了出来,当中大约有4K多字是八月时已写好的﹙死很大这章写完后没意外的话,该是另一篇写了一半的催眠短文,之后就是殭尸四了。真的很想说一句,有工作的日子好累,但有钱的时候好爽。

 

 我何时才能中彩票头奖,从此而后不用为钱而烦恼呢?囧***********************************《二》

 

 王伟明坐在电脑前,不断的翻看药物的资料,内容都是他母亲旗下药厂所研发出来的失败品。只不过他心情还没从激动中平伏,因为刚才送刘芷君回家的过程实在是让他十分兴奋,特别是她的一双乳肉,那一手也无法掌握一半的丰满,以及由圆弧线条所以构成的碗形美乳,还有得天独厚,粉红色的小巧蓓蕾,而且不像一般巨乳女性般有着过大的乳晕。

 

 就在送她回家的时候,和她走在一起的王伟明,他十分清晰的嗅到一阵又一阵源自精液的栗子味。当然,一同乘坐同一班地下铁路的其他乘客,也嗅到这阵阵栗子味。这种引人暇想连连的气味,每一位有过男女经验的人,只要仔细思索一下,便会知道源头是什麽。而当中有不少男人,在了解是什麽气味后,机警的到处张望,大约是想找出是谁发出这种气味吧。

 

 刘芷君她自然知道这种淫秽的气味是源於她的胸罩,身为女性的她自然是害怕被人发现,而且也希望能够减少从衣领处飘散出来的气味,所以完全不敢抬起头来,更加希望能够把衣领扣上,但王伟明在出门前特意要求她校服顶上那两颗纽扣不要扣上。

 

 两人一起站在挤拥的车箱内,站在她身边的王伟明,每当看到有人的视线在刘芷君身上停留得比较久时,就会在她耳边,轻声的告诉她现在有谁人在看她。

 

 对於这种行为,刘芷君只感到极为羞耻,自己身为一名堂堂正正的优等生,为什麽会甘心在这儿受到这种侮辱?但每一次想到这个问题时,就好像听到自己在劝说自己,只要讨好对方,那麽很多事件就不用烦恼。这不断在她脑中重覆出现的轻声细语,就有如每隔一段时间便对她脑中那服从王伟明的观念施肥,让这想法在她心中获得灌溉成长。

 

 只不过对王伟明来说,那些男人因好奇想找出对方而到处张望的表现,那些在谈天的女人也因为这气味而对源头口出鄙视的说话,虽然让刘芷君因为羞耻而低下头,同样也让王伟明感受到一种新鲜的刺激快感。

 

 车箱内人来人往,刘芷君那双丰满的乳房本来就是极为明显的存在,被男人用各种下流视线观看已经是一件常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自己唯一的求救对象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原凶,每一次对方在自己的耳边告诉她别人对她的反应,就好像一根针刺入她的心中,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赤裸裸的被人品评。

 

 但看着王伟明那高兴的样子,让刘芷君心中不禁感到满足和幸福,讨好对方,以求获得支持,是她现在心中的一个重要想法。在这矛盾的心情下,刘芷君更为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想躲在车箱的角落。

 

 察觉到刘芷君的打算,王伟明没有阻止她,反而在她前方,拉着她一起慢慢走到车门处,让她能够面向车门,减少她被人观看的情况,但她不知道王伟明只是想用别的方法来羞辱她。#p#分页标题#e#

 

 乘着刹车的一刻,王伟明顺势把芷君压向车门,而那对丰满的乳肉也随之变形,而当芷君站稳身形后,王伟明再一次贴着她的耳边说话。

 

 『你看,车门都被你那对奶子压出印痕了。』由於胸罩早已因为精液变湿了,而且在那最为坚挺的部位,更是渗透至校服。所以刚才的动作,刘芷君的胸部用精液在车门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圆弧形印痕。

 

 王伟明看到刘芷君的眼角有点水气,正打算开口叫她不要哭泣,但在他开口以前,刘芷君紧闭双眼,把那本来快要滴下的泪水忍住。这一刻,王伟明刘芷君那坚强的模样,和他心底的一个身影重合,那是他放荡与坠落的源头。而这位同学的坚强意志,让他找到一个发泄的管道,想把对方摧残至体无完肤,要她乖乖的跪在自己身前痛哭流泪的念头更为坚定。

 

 当地下铁到站后,王伟明拖着刘芷君的手,和她一起回家。平民所居住的廉价房屋,虽然有着独立的厕所和厨房,但是没有房间的间隔,那放在墙边的双层床,那就是刘芷君和她母亲睡觉的地方。

 

 由於芷君的母亲外出工作还没回来,这小小的地方内就只有两人,所以王伟明在让芷君锁好门窗后,便再一次向她说出那句催眠导入语。

 

 在刘芷君家中,进入催眠状态后的她,完全开放自己的心灵,等待着王伟明的进一步指示。

 

 『记着,睡觉的时候,要把现在穿着的胸罩放在枕头旁边,放松身体后便把胸罩覆盖在头上深呼吸。当你嗅着我精液的气味,就会让你感觉到幸福、舒适和快乐,而你会把这种特殊的气味会深深记在你脑海内。但当你早上起来后,便会把那胸罩拿去清洗。』王伟明只是作出了新的指令,没有再对她作出任何羞辱或者玩弄便离开。

 

 那种催眠香薰功效的确是很强大,但最大的问题是会让吸入者产生类似“成瘾”的情况。大约是吸入后约二十四小时内,以对方印象最为深刻的气味、食物等作为“成瘾物”。

 

 而王伟明之所以让芷君把他的精液涂在胸罩上,就是为了让她不断嗅着自己的精液,配合催眠指令的强化,慢慢的使刘芷君对他的精液成瘾,而不是对所有精液都有反应,最后为了渴求自己射精给她而苦苦哀求,变成一只只属於自己的恋精母猪。

 

 当然,对於芷君那有如身份象徵的巨乳,王伟明自然不会放过。而在他的记忆中,他曾经看过母亲的公司有一项失败的药品,本来是打算研发成丰胸纤体补健药的,但同样由於副作用过於强烈而无法推出市面。不过对王伟明来说,让他记得有这种药物反而是由於副作用,因为其中一种副作用是会使乳房分泌出乳汁。

 

 查找了好一会后,王伟明总算找到所需的药物名称,而且市内也有少量存货,只不过存放的地方让他有点意外。唯一让他宽心的是,那儿的负责人和他相熟,否则以他和母亲那种死结般的关系,要拿这种没有解救的特殊药物可不像那香薰般简单。

 

 早上十一时多,当王伟明来到这家名为『安心信贷财务有限公司』时,那来往频繁的各式人群,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记忆中两个月前到这来的时候,人虽然也很多,但大多数都是那些工作人员为主,是一个脏话满天飞的场所。但今天出入的大都是西装挺拔,一口流利的鬼话让人以为他们是外国人。

 

 『宏哥,很久没见了。』王伟明总算找到他要找的人,他是这家公司名义上的老板,实际上是王伟明母亲的一名手下,帮她掌控和处理市内那些无法见光的业务。只不过两人的关系其实算很好,因为家境比较特殊,没有父亲的他,从少认识的男性不多,年龄相近的就只有这比他大了十多年的男人,所以王伟明都叫他宏哥。

 

 『伟明,难得你来探望我啊。』看到从小看着长大的王伟明来找自己,男人马上抛下身边的人和王伟明打招呼。『来我房谈吧。』和普通的办公室没有什麽分别,房内的书架上放着各种各样文件和参考资料。而房间的主人,身穿黑色西装,带着一副黑边黑镜,加上那温文儒雅的举指,让不知情的人以为他是一个正当的商人,完全不会联想到他就是市内最大黑帮的老大,掌控了市内四成黑暗权力的人。

 

 『宏哥,外面怎会这麽多人?而且看起来都是没关系的人吧?』深知对方底细的王伟明,反而对外边的人感到好奇,他们很明显是那些有着正当职业的专业人士,一般很少明着来往,更不用说如此大批到来。#p#分页标题#e#

 

 『他们主要是会计师和审计师,来帮公司处理帐目的。因为大小姐打算把这家公司上市,所以一下子多了大堆事要做。我以前还以为那些上市公司老板好像很威风,上市当天还有记者访问会很好玩。实际做起来,还真有够他妈的烦……『单是要找回一堆收据、发票之类的就想死了,还有帐目什麽的,查来查去,让我都快想进医院修理一下了。』这位黑暗帝王,难得的在对方面前大吐苦水。

 

 『那女人疯了吗?这类公司居然打算上市?她想挑战法律吗?』对方的话让王伟明感到十分震惊,他的母亲居然想让黑帮开设的公司上市,不过他也留意到对方虽然在抱怨,但还是难掩兴奋的神色。

 

 『大小姐不是临时想到的,现在处理这些问题时我才明白,十年前准备开公司时,她为何特别交代一堆要求,原来她从那时就想这样做的了。』男人对此深感惊叹:『而且这样也不错,会内的兄弟可以因此走在阳光下,公司那些资金也全部漂白,上市后还会得到一大笔街外钱,很多兄弟也从此成了个小富翁。』『好了,不要谈这些事了。』王伟明最讨厌的就是和她母亲有关的话题,好像和她比较起来,自己根本一事无成,只是个依赖母亲的寄生虫:『宏哥,我这次来是想问你拿点药。』听到王伟明所说的药名和编号后,宏哥飞快的在电脑上敲打着,而当他看到相关的资料后,面色一变的向王伟明提问:『你想拿来对付谁?』『没什麽大不了,只不过想拿来玩玩而已。』王伟明故作轻松的回答:『而且我记得我母亲有说过,这类失败品我可以用吧?』『大小姐是有交代过,只不过这东西是不分男女也有效,加上目前没有任何治疗方法。』男子想了一会才继续说:『可以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要我做什麽事?』王伟明小心翼翼的回答。

 

 『减肥。』宏哥惋惜的说:『你拿去是想玩女人时用吧,这点我不怪你,我也年轻过,明白的。只不过你这体格玩不了太激烈的游戏吧,连想尽兴也做不到,更加浪费了你那张脸。而且一生人只有一个母亲,有什麽事解不开要拿自己的身体来乱搞?而且男人骑在女人身上时威不起来,可是很丢脸的。』『你够胆就把这段话在我妈面前说吧。』王伟明负气的说道。

 

 『这我可不敢,加上我从来没有把大小姐当成女人看待。心智、计谋、胆色,做事处理等,我全都不是她那级数的,而且我相信世界上能和她比较的人也不多。』这位市内的黑暗帝王,脸上流露出有如信徒谈到自己信仰时的表情。

 

 『在你还没出生时,我就开始跟着大小姐,我还记得大小姐那时才十七岁,但她就要负担起这家跨国企业,明里暗里,有近五十万人张口等大小姐给饭吃。』『好了好了,你不要再提她了好不好?』王伟明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你还是拿药给我后,自己再慢慢回想吧。』『那下午你和我去吧,不过你不用上课吗?现在还要上学吧?』『反正上课也只是在呆,去来做什麽?』其实王伟明很想回校观察刘芷君的情况,但他还是觉得先来这儿拿了所需的东西后,当有需要时就可以直接拿出来用,不用烦恼。

 

 『你也太过分了吧?年轻人不多读点书怎麽行?』『去,读书有什麽用?你自己又读很多书吗?而且书读得再多,还不是当个打工的,整天都要看着老板脸色过日子。』彷佛听到什麽很好笑的话,宏哥不禁笑起来了:『我年轻时的确是没读过很多书,不过我今年工商管理硕士毕业了,而且现在世道艰难,混黑社会也要跟着时代进步才可以。』欣赏着王伟明惊讶表情好一会后,宏哥才继续说:『时代变了,不管是什麽人也要顺着时代走的,不会管你是混哪一个行业。像我们公司很多帐目也是用电脑入帐处理,通报警察资讯也是用网络传送,而且追债时给他们看一次实况纪录会比以前用口劝告有效得多。』『你在说笑吧,吓不到我的!』过度的惊讶,让王伟明也语无伦次起来。『你们这样子真的是在混黑道吗?』『所谓的黑道,所求的也只不过是名和利而已,怎样做才有效率就会做。如同手枪出现后,还不是很快的取代了一人一把刀。』宏哥笑着继续指点对方。『像你自己,虽然说你多讨厌母亲,但其实你比任何人都像她。那自傲、自信的神情,还有做事的态度和方法,根本就和她一个样子。』『难道我不像我父亲吗?虽然我从来没看过他,也不知他是谁,只不过他够胆上我母亲,而且还弄了我出来,总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人吧?』『你的父亲?我不清楚。』听到这个话题,这位见惯大风大浪的黑道头子也彷佛感到什麽不该谈及的事,马上转移话题:『不过那药你要小心点用,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用的。我手下有个打工的,只是打了两针,没多久后一个俊俏的男生就长了两颗,而且腰也变得纤细了,看起来外形和女的没啥分别。』『好吧,宏哥你还是先和我去拿药吧,反正这边都没有你的事。』听到对方硬是转换话题,王伟明又怎会不知当中一定有些什麽隐情。他是出自名门,但在很多人的眼中,他只是一个父亲不明的私生子,加上他母亲生下他时才刚成年,如果不是他母亲心计确实比其他家族成员好得多,也许早被人架空踢走了。#p#分页标题#e#

 

 『没问题。』或许是害怕对方继续追问自己父亲的事,这一次黑帮头子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只不过接下来他好像有什麽难以说出的话般:『伟明,虽然我不该管这件事,不过你好像一个多月没去找若梅了吧?』『咦?有这麽久吗?』王伟明惊讶的回答,在他印象中,上一次找若梅作下半身运动好像还是不久以前的事。

 

 『听谢院长说她的精神情况很不好,而且你也把她关了三年,也该够了吧?

 

 』知道内情的黑帮老大也不禁为那名少女求情。

 

 『那拿了药后顺便载我去吧。』彷佛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王伟明想了想后便回答。

 

 位於郊区的五层式平房,由於城市发展进步,导至孤儿数量不多,所以这幢不大的建筑物就是这城市唯一的孤儿院。当然,对外界来说,这只是王伟明母亲回馈出生地的其中一项善事,不会知道这孤儿院背后的黑暗与光明。

 

 王伟明自进来后便被请进院长室,坐在他对面的,就是负责这家孤儿院所有运作的院长,今年三十四岁的谢院长。剪裁得体的连身长裙,把她的身体包裹起来,黑色的粗柄眼镜后,是一双忍含着怒火的眼睛。

 

 自父亲手中接过这家孤儿院后,谢嘉琪才明白到父亲为何终日愁眉不展。这麽多年以来,孤儿院所养大的孩子有不少,只不过当中那巨大的花费,大半是来是黑道企业的捐献,而且大多时来当义工的,更不少是黑帮人士。

 

 而这,正是当年王伟明的母亲帮助孤儿院时的条件,至於眼前的胖子,利用他母亲的关系,硬是将一名少女监禁在这三年。一名言词锋利、擅於思考的优等生,在她生命中最具有发展机会的时间,只能被锁在床上,没有窗户、没有朋友、没有书籍、没有谈话,除了基本的维生用品外,就只有王伟明偶然来到,以她的身体作为泄慾工具。

 

 『你终於想来看她了吗?』压着心中的愤恨,谢嘉琪虽然尽量以平稳的语调说着,但那如同质问的话语已经显露出内心的不满。

 

 『没想到谢院长居然有这方面的兴趣,居然这麽关心我没有来干我的玩具,要不要我介绍些好去处给你?』面对对方的不满,王伟明只是以轻挑的话回应。

 

 『我希望你来是为了安定她的精神,而不是继续你那些无意义的事。』谢院长继续说明对方的情况:『因为长期禁闭,加上只有你一个人和若梅沟通,所以造成她在精神上极为依赖你。这次由於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没有看到你,从而让她极度恐惧,而这两天她的食量也只有平日的一半,我想以她的身体状况,你想做什麽她也没有反抗。』随后,王伟明走进了那为若梅的少女的房间。她所住的地方,让每一个进入的人都以为自己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纯白色的墙壁、同样白色的地板,没有任何窗户,白色的被褥与床,被安装在房间的中央。而坐在床上的人,有着一头长长的、如雪般苍白的发丝,她的下巴略尖,脸颊平坦,一对稀疏但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双没有神彩的大眼睛,虽然是十分漂亮的容颜,但没有丝毫生气。同样的,她的皮肤很白,是那种长期没有接触阳光,失去活力而充满病态的惨白。

 

 王伟明每当看到若梅的这种无助的样子,回想当初她那朝气蓬勃的模样,就让他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和快乐。而且现在的她,根本不会反抗自己所做的事,只要是自己的要求,她就会尽力满足自己。

 

 由於听到开门的听音,坐在床上的若梅转了头望向这儿唯一的出入口,当她看情楚进来的人是王伟明后,从她的喉间发出一阵无法识表意义的鸣咽声,那被锁链扣在床上,只能作有限动作的手伸向他,作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怎麽了?想抱抱吗?』王伟明走到她身边,伸手抚摸着对方的头,白发的发质依然顺柔,很明显谢院长花了大量心思照顾若梅。

 

 『你……来……了……抱……抱……』结结巴巴的说话方式,这是因为常若梅三年以来也只有极少数机会说话所造成的结果。

 

 轻轻抱着对方,若梅的身子柔若无骨,由於被严格控制饮食,所以她的体重不高,王伟明虽然很胖,但这点重量根本不会对他有影响。

 

 没有多余的话,王伟明俯身贴上那没有半点血色的嘴唇,双手以纯熟的动作,没多久便把对方的衣服解开钮扣,让那对只是略为隆起的鸽乳展现在自己面前。而从少女隐秘之处的裂缝,当一被对方脱掉衣物时,便如同习惯般开始流出泉水。#p#分页标题#e#

 

 这一次,没有如若梅所习惯的流程,王伟明只是不断的在她身上游走,充分的把玩着她的身体。

 

 『若梅,我让你离开这儿,好吗?』王伟明说这句话时只是在她耳边轻声提及,但若梅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想像,那张漂亮但苍白的脸如同被扭曲了,爬满了那被称为恐惧的心情。在王伟明的想像中,她该是兴奋和不相信的心情,不该对能够离开感到害怕。

 

 『我……有……什麽……做……做得不好……请和……我……我说……不要……抛弃我……』简单的话,表明了她所惧怕的原因,也许这三年以来的生活,早已把这名少女最后一丝勇气也磨掉。

 

 『我近来有点事想你帮我,只要你做得好就可以了。』王伟明想到,当若梅和芷君这两名性格相似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到底会擦出怎麽样的火花?不过他一定会从两人身上享受到更大的乐趣。很多时,正是因为身边有人支持,心灵沦陷的机会和情度会低很多,相对来说,当失去那根支柱后,那种瞬间崩溃的表情也是最让人回味的。

 

 『一星期后我会来接你。』俯身在少女苍白的面额上一吻后,王伟明便转人离开,而房间中的白发少女则是静静的坐着,再一次启动她很长时间没用过的脑袋去思考。

 

 在离开孤儿院后,眼看还没到午饭时间,王伟明决定把药放回家后便到学校去看,始终他十分想知道刘芷君的情况,一如当初他对若梅那样。那时,在夺去若梅的处女,她强忍着泪水的模样,以及那满怀悲愤的质问自己时的神态,实在让自己无法忘怀。

 

 “王伟明,你到底把女人当成什麽!”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腿被耻辱的张开至极限,还没十五岁的少女怀着愤恨向自己质问的情景彷若才刚过去不久。

 

 学校,作育英才的地方,培育国家幼苗的所在,但伴随着时代的进步,学校也渐渐商业化,在这个高学历才找到工作的时势,每一间学校都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从而对学生的成绩极为重视,相对本该放在首位的品德,只要学生不是做出太出格的事,基本上都是装作看不到,所以对於缺席上午课的王伟明,老师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笔记拿去。』坐在王伟明前方的俊秀男生,递给他一本笔记本。那名男生可说是王伟明在校内唯一的朋友──林翊翰,他们两人的生日是同一天,而且班上还有一位是同一天出生的,那就是林翊翰的双胞胎妹妹。两人的人生还有一点相同,那就是都来自单亲家庭,或许是因为类似的背景和经历,把这两个理应没什麽交集的人成为好朋友。

 

 『翊翰,我说,读书什麽的实在和我性格不合啊……』伸手接过笔记本,王伟明不禁向对方抱怨。

 

 『同意,我也不合,所以我直接把笔记交给你抄,到时考试时你把答案给我抄就好。』林翊翰一脸期待的说道。

 

 『你死,我像是那种答得出来的人吗?』『不像。』多亏有这个朋友,只要回到学校,王伟明这不曾感受过被离弃。而且和自己不同,也许是因为遗传,翊翰的容貌甚至比大多部分女生还要漂亮,当中还包括他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值得玩味的是,每当三人在一起时,别人总是会以为那名女孩是王伟明的妹妹。

 

 『对了,你和刘芷君有发生什麽事吗?今早她看到你没回校好像很惊讶。』还没等伟明开口询问,翊翰便已道出芷君的情况。

 

 『没什麽,只不过是作业还没完成,她大约在不爽吧。』由於是早已想到的藉口,所以王伟明十分顺口的便回答了对方。

 

 当午休差不多完结时,刘芷君和一名长相不错的男子一起回来,那是校内十分出名的人──张耀文,父亲是一家大企业的高层,母亲是音乐家,而且他为人温文儒雅,举指得体大方,基本上就是大多数少女梦想中的白马王子,同时也是刘芷君的男朋友。

 

 『啧,那些老师不是一直在说学生之间不该交往的吗?怎麽不见半个老师出来阻止那两人在放闪光?』王伟明不禁抱怨说道,不过他也忘了自己也是犯了校规。

 

 而当刘芷君看到王伟明回来后,表情显得十分惊讶,大约是她根本没有想过上午不在的王伟明下午会回来吧。

#p#分页标题#e#

 

 好不容易才到放学时间,王伟明走向刘芷君的所在,理所当然的,张耀文自然站在自己女友身旁。

 

 『王伟明,你想找芷君做什麽?』张耀文抬头挺胸,神情严肃的面向走近来的胖子问题,也许他察觉到芷君发生了什麽变化,眼神中那种把王伟明视为厌恶物的感觉十分明显。

 

 对此,王伟明没有作出回应,只是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另一边说了些什麽,之后只是微微笑着等待,而对话中唯一一句让其他人听到的话是:“你管一管自己的儿子吧。”

 

 没多久后,张耀文的电话响了起来,说话间,他那种尊敬的语气,让人猜测他该是正和长辈说话。

 

 问题是当他挂电话后,那种如同斗败了的狗的表情,让班上连同刘芷君在内的同学感到奇怪,怎麽平日不声不响,只是家境比较好的胖子,今天有如变了另一个人似的?而一向自信满满的张耀文,脸上那种不甘的表情,更为这胖子的变化作出难以形容的支持。

 

 『我只是想找芷君和我去完成作业,你或者不用在意学历,但芷君总不可能不在意吧?』王伟明依然轻松的说着,当然,他没有在学校内触碰到芷君,只是十分礼貌的请求。

 

 放学没多久后,两人便再一次来到王伟明家中,芷君在路上便已自震惊中回复过来,也许昨天便已得知王伟明的身世可能不平凡,所以有心理准备的她没有被吓倒。

 

 『王伟明……同学,我想我们还是快点完成作业吧。』虽然王伟明的家也许是有财有势的家族,只不过距离昨天的暗示隔了一段时间,她那为人的尊严已能够把心中讨好王伟明的暗示压下,虽然只是勉强的,但她还是以自己的真正心态来面对对方,而这番略显疏远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母猪调教。』对刘芷君来说如同魔咒的四字词语,自王伟明的口中说出,一瞬间便夺去她的神智,让她呆呆的坐着。

 

 本着玩乐与羞辱为目的王伟明,虽然听出对方话中的反抗,但这只是会让游戏更为有趣,所以没有打算消除。

 

 『回应你内心的想法,芷君,你知道你不会对自己的心说谎的。』王伟明慢慢的再一次引导对方:『放心的说出来,这两天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气味,是不是精液那独特的气味?』虽然身在催眠状态、微微点头的芷君,还是红了脸,而这粉红色的脸颊,为她的娇容带来一份少女的羞涩感,配衬上她成熟丰满的女性胴体,魅力更是让男人无法忍耐。

 

 『对,让你最为在意的,就是王伟明的精液。』说到此处,王伟明自己也不禁笑了:『深深的吸气,你会回想起王伟明的精液那种独特的气味,如同栗子香味,是你心中的最难以忘怀的部分。

 

 『呼气,把心中所有的杂念都呼出去,只留王伟明的精液的香味。』利用催眠强化芷君对自己精液的印象,配合香薰的成瘾效果,王伟明相信就算刘芷君的意志力有多强,最终还是会屈服。更不用说当他为这对丰满柔美的双乳施打药物后,她大约只能跪在自己的身边,挺着流出乳汁的双乳,脸上虽然露出厌恶的表情,但身体的慾望还是盖过了她的理智,让她只能恳求精液、恳求抓着她的乳尖,而这模样单单想到就已经让他十分兴奋。

 

 本章依然是没有开苞和肉戏,以下说说可能被问到的问题。

 

 一、怎麽还不开苞?难道这猪脚和初苞王女中的梨斗一样是性无能吗?

 

 答:不、不是,本来想加一段和白发少女的肉戏,但想想好像太过於超展开,所以放弃了。

 

 二、怎麽突然多出一堆有名字的角色?这你想如何处理?

 

 答:主要是因为我文笔差,那些角色主要是让男女主角的日常生活立体化一点。

 

 三、怎麽少女会白头发的?而且说话还结巴,好可怕!

 

 答:你去找个密室,被人锁着三年,而且也没人和你谈话,顶多有人心情好时来打炮外就没有别的事,我想你也会这样的。

 

 四、怎麽主角的性格好像人渣了不少?这太斯巴达了!

 

 答:一个明知香薰有副作用还拿来用的人,你想他的道德会很高吗?

 

 五、怎麽又有伪娘系角色出现?你有多喜欢伪娘啊!

 #p#分页标题#e#

 答:伪娘超棒的,和女生做时脑补起来画面的美感指数可以翻倍!

 

 最后,有什麽感想看法的话,请多多指出,感谢!m(_ _)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