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之行程

 暗之行程

  作者:烈烈风中

 

 2008年第一天,再送大坑,祝大家新年快乐!至于坑填不填的上,根据惯例,就顺其自然吧。

 

 第一部分暂无催眠内容,算是个序章。开始部分情节已经设计好了,不会跑题的。

 

 前些天在其他地方被人教训了,说是横版正体字的引号应该是「 」,而不应该是" "。设计繁简转换功能时候连这点都没注意,MS果然很弱……XD以下正文:窗外阳光明媚,看上去似乎是出游的好天气,但如果走出屋子你就不会这麽想了。风不大,只能让路边的梧桐木轻轻摇动那光秃秃的树枝,但这不大的小风吹在脸上就如同刀割一般。从遥远的西伯利亚来的冷空气在昨天到达了这个城市,不长的时间里,温度下降了将近二十度,寒冬忽然降临了。

 

 这样的天气里,怕冷的我自然是不肯出门的。冬日的下午,一个人躲在温暖的空调房间里,泡上一杯浓茶,坐到书桌前翻上几页书,实在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斜射进窗口的阳光将房间染成一片金黄,绿茶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整个空间笼罩在一片宁静之中,而不时传来的翻书声并未打破这种宁静,反而让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加典雅与温馨……忽然,房门口传来钥匙的声音,有人要进来了。这时,我急忙拉开抽屉,将桌上看到一半的书本塞进桌子的最里面。

 

 「阿影,你来了,外头很冷吧。」进门的是我女友徐思影。我们两个是同班同学,大二时候开始交往,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

 

 「是啊。」她心不在焉的答道。忽然,她好像意识到了什麽,「怎麽,今天这麽热情,是不是刚才又在看黄书了?」「哪……哪能啊,刚才我在……我在……」这结结巴巴的回答分明就是一幅「你猜中了」的样子。这事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如果是平时,阿影肯定会继续讽刺我几句,但今天很奇怪,她没多说什麽。

 

 之后我们像平常一样吃过晚饭,边看电视边聊天。阿影今天的表现有些奇怪,说话时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有时候还莫名其妙的走神,明显是有心事。费了好大力气我才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没有追问,我相信,她一定有自己的主张。

 

 时间过的很快,外头的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该是我送阿影回宿舍的时候了。我在很久以前就搬离了宿舍,在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下了这套屋子,但阿影还是一直住在学校那破旧的宿舍。

 

 「外头天太冷,今天你就别出来了,我自己回去。」「不行,天已经黑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走我怎麽放心。」虽然毫不犹豫的否掉了她的意见,不过她这麽说也是关心我,知道我怕冷,所以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对了,阿影,你也说天这麽冷,乾脆今天就住这里,别回去了。」说来惭愧,我们交往两年多,感情很深厚,但一直以来都是发乎情,止乎礼,最多也就是亲亲小嘴,搂搂小腰,实质性的一步一直没有跨出。为此,我还受到了不少弟兄的嘲笑。

 

 没办法,阿影虽然在人前显得柔柔弱弱的,但她的内心十分有主见,认定的事情无论别人怎麽说都不会变的,偏巧,她在骨子里又对中国传统十分认同,对于婚前性行为很是不屑。

 

 我尊重她的选择,不过尊重归尊重,嘴上抱怨两句仍是免不了的。每天离开时的挽留已经成了惯例,她的回答一定是:「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还是想回去住,明天再见了。」「好吧,今天在你这住一晚了。」「我就知道你还是不答应,算了,本人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走吧……等会儿,你说啥?」大衣穿了一半时候,我才意识到阿影的话和平时不一样。

 

 「阿影,你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阿影只是低着头站在屋子当中,平时略有些苍白的面颊变得通红。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忍不住一把将她抱住,同时狠狠的在她有些发烫的脸蛋上嘬了一口。

 

 屋子里只有一张大床,也就是说今天一整夜我们都要在一张床上度过了。等等,虽然阿影答应在这里过夜,但不表示她答应做那些事,也许我们两个要睡到床的两边,中间画上一条线。这样的话我到底应该化身禽兽呢,还是应该来个禽兽不如呢?

 

 胡思乱想中,我洗浴完毕,来到卧室。阿影是在我之前完成洗漱的,现在她正平躺在大床的中间……是中间!阿影整个人就躺在床的中间,不是一边,也就是说我不用为做不做禽兽发愁了……我爬到阿影的身侧,一手扶住她的肩膀,不由的呆住了。这个时刻我盼望了很久,但当它真的来临时,我却紧张的不知道怎麽做才好。一时间,房间中只有我粗重而急促的喘息声。#p#分页标题#e#

 

 阿影紧闭双眼,静静的躺在床上,如同童话中的睡美人,只是她脸蛋上的红晕和有些微微颤抖的双肩表明了她和我一样的紧张。半晌,发觉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她偷偷的睁开眼睛,恰好与我正凝视她面孔的目光相对。或许是我的表情太过专注,她忽然笑出声来。

 

 「傻瓜。」「嗯。」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幸福的傻瓜。

 

 「嘻嘻……」她又轻笑起来,那弯弯的嘴角和眯起的眼睛让我觉得着迷。笑声停止,她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平复一下心情,又好像带上了一丝决然,「今天,你对我做什麽都可以,真的。」说罢,她再次紧闭双眼,那幅紧咬牙关的样子彷佛一位慨然赴死的女英雄。

 

 我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似乎有些丢人了,要女孩子主动说出这样的话。但无论如何,这句话给了我动手的勇气。

 

 洗浴后,我和阿影身上都只有浴衣,这让我方便了许多。没费多大力气,阿影已经被我剥得光熘熘了。虽然对这具身体早已经搂过抱过,但那总是隔着衣服,而现在,胸前两点鲜红的蓓蕾和身下女性那神圣的森林就展现在我的面前,这让我激动不已。下面应该……应该……该死,理论学的再好,实际应用时候一紧张什麽都忘了。

 

 紧张的不仅是我,阿影虽然是一幅任君采撷的模样,但我分明看到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我的手也能感到她身体上因肌肉紧张引起的颤抖。

 

 「别紧张,一切交给我。」我在她耳边轻声安慰,同时双手在她的肩头轻轻揉捏,一如平时为她按摩时一般。渐渐的,她的身体放松下来,我的手也随之从肩膀滑落到她的胸前。

 

 阿影的胸部不大,她自己为此十分的不满,而我也觉得有些遗憾。但这不大的胸部现在却让我体会到什麽叫做「盈盈一手间」的感觉,掌心处,分明能感到那小巧的乳尖渐渐变影。

 

 胸前的刺激也影响着阿影,但她紧紧的抿住嘴唇,坚决不肯发出一点声音。床上的阿影,一如平时一般倔强。

 

 我的注意里来到阿影的下体,分开茂密的森林,粉红的花瓣紧闭着,保护着那神秘的幽谷。当我用手指试着分开花瓣,进一步探索的时候,阿影如受了电击般勐地一震,忍不住发出轻哼。当我抬头看她时,依然是那幅双唇紧闭,凛然就义的样子。

 

 哼哼,看看你能忍多久。我将手指浅浅的插进她的体内,处女的通道依然紧闭而且乾燥。这样还不行,我故作有经验的对自己说。

 

 随后,我将从电影中学来的手法在阿影身上一一实践,但由于她坚决不肯发出声音,因此究竟是不是成功我不能确定。终于,感到她的下体已经足够湿润,我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破身的疼痛让她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也许我的动作也有些粗暴。女性体内的温暖与那种夹紧的感觉真的不是右手兄能带来的。略微停顿了一会,感觉阿影差不多已经从疼痛中缓和过来,我又开始了上下冲刺……我们倒在床上,被子下面两具光熘熘的人体缠在一起。之前的疯狂耗去了我们的体力,同时,我们也都在对方的身上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累了,睡吧。」虽然在我这里仍然有残存的体力,但阿影那柔弱的身体恐怕禁不住再一次的征伐。

 

 「嗯……」虽然这麽回答,但她仍不肯闭上眼睛。

 

 「乖,好好休息,明天我替你请假。」「嗯……」闭上眼睛,但她仍不肯就此睡去,「风,我爱你……」我叫洛泽潭,这是一个五行缺水的名字,也有人说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我会掉进沼泽里的泥潭,但无论如何和「风」这个字也没关系。但不记得为什麽了,阿影坚持这样叫我,这麽叫的也只有她一个。

 

 「阿影,我也爱你。」「风,你是个好人……」「不是吧,现在给我发好人卡晚了点吧。」「不,我是说真的。」我的话好像没有预计的效果,阿影显得有些严肃。

 

 「对,我是个好人,一直都是一个大好人……」「你人好,脾气也好,一直以来对我也非常好,总是顺着我。」「嘿嘿,应该的。」「交往这麽久,只要我想做的,你都帮我做到了,哪怕是你不愿意的。」「哪有啊,我才没这麽软骨头。」「比如说我不想同居,你就没有勉强过我。」「谁说的,我天天跟你提,是你一直不答应罢了。」「我想在毕业后做自己的事业,你也愿意支持。」「现在流行男人靠老婆养着。」「我想去南方发展你也愿意跟着我。」「那个……主要是我不在乎城市。」「风,真的谢谢你。」「不客气,要真想感谢我,毕业以后赶紧结婚才是正道。」「风,我们分手吧。」「好啊……什麽?你在胡说什麽?」我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这是今天的第二次,可这回不是什麽好消息。#p#分页标题#e#

 

 「我们分手吧。」「呵呵,你在开玩笑是不是?为什麽呢?我猜猜啊,是不是今天弄痛你了,对不起嘛,咱们都是第一次,下回就没事了。要不下回你在上面……」「不是开玩笑!我们分手吧。」她用平静的甚至有些冷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言乱语。

 

 「为什麽?我们不是才……」「不为什麽,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这次是我希望在分手前留个纪念。」「是不是我做过什麽……」「不是的,是我的原因。我对你感到厌倦了,就是这样,很抱歉。」她的声音变得很大,在向我解释的同时,彷佛也是给自己一个解释,「其实你也不用难过,分手对你也是件好事。要知道你的条件真的很好,人长得精神,又有钱,脾气又好,会照顾人,肯定会有更好的女孩子喜欢你的。你的女朋友应该是人漂亮,身材好,身体健康,还应该乖乖的听你的话,可千万不要再找一个我这样顽固的了。还有啊,你要小心,现在好多女孩就是喜欢钱,不要被她们骗了……」就在阿影喋喋不休的时候,我恢复了冷静。奇怪,太奇怪了,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她。如果她真的决定分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随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停!」我打断她的话,紧盯着她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把分手的原因再说一遍。」「我觉得……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不住的向四周张望。

 

 「哼,阿影,我太了解你了。你根本不会撒谎,说吧,真正的原因是什麽?」「我……我不喜欢你不求进取的样子。」「我不求进取?这个烂理由你也能编出来,换一个!」「我……我喜欢上别人了。」「他是谁?姓什麽?叫什麽?多大年纪?住哪儿?做什麽的?我认识吗?」「你不认识。他叫……他叫……」「行了,别瞎编名字了。你认识的人我会不认识?说吧,真的理由是什麽?」「求求你,别问了,你说怎样都行,我们分手吧。」她几乎要哭出来了,现在她那软弱的样子我从未见过,但这丝毫不能让我动摇。

 

 「给我解释,马上!」「我要死了!」逼问之下,阿影说的话让我惊呆了,而她再也控制不住,把头埋进我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别哭了,怎麽回事?你清楚啊!」顾不得安慰她,我继续追问。阿影终于说出了实情,她的脑子里有一个肿瘤。

 

 「就为这你就要和我分手?什麽意思,瞧不起我,认为我舍不得出钱给女朋友看病?」我有些气愤的说道。

 

 「不是的,不是钱的事。那个位置没法动手术,而且脑瘤是恶性的,长的很快,我最多还有三个月……」夜深了,疲倦的阿影在我的怀里熟睡着,而我却没有一丝的睡意。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以阿影的个性,她一定会在见到第一次检查结果以后去不同的医院进行复检,复检的次数恐怕还不止一次。当她确定自己的病情以后,肯定是因为不愿连累我而提出分手。假如我没有发现她的谎言,那麽她下一步做的一定是到无人的野外,抢在病魔前结束自己的生命……该死!怕惊扰到怀中的她,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咒駡着,咒駡这老天的不公。为什麽,为什麽一个坚强的女孩子要受这样的折磨,为什麽相爱的我们不能相守一生!

 

 一定要就她,哪怕是倾家荡产!我在心底暗暗的发誓,但现实又让我发愁。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用钱能解决的,恶性脑瘤,不能手术,对医学有一点点了解的我非常清楚,这根本就是绝症,无药可救。不要相信化疗放疗能起到什麽作用,更不用说那些自吹自己能包治百病的所谓「老中医」,这些只能让本已经将近终点的生命走的更快一些。

 

 明明知道这些,但感情上我依然无法接受。要救她,一定要救她!这个念头不住的在我脑中盘旋,我绝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就这样离去,绝对不行!

 

 救人的方法?有的,应该是有的,我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些什麽,遗忘的记忆中应该有救她的方法……想起来啊,赶快给我想起来啊!这时,我的脑中传来一个声音:「你确定?」是的,我确定,赶快想起来吧!随着这个念头,感觉好像有些什麽东西破掉了,接着一段久远的回忆浮现出来。

 

 我小的时候是在乡下的村里读的小学,那个时候,几乎每天我都要到村外的野山上疯玩一通。平时上学时候还好,到了暑假,那山林简直就成了我的另一个家,我经常一个人在山里一呆两三天,山上有各种美味的野果可以使用。家人邻居好像是习惯了,并没有担心过我的安全。#p#分页标题#e#

 

 一天,我在山上晕倒了,醒来时,发现脑子里有一段留言,大概是说什麽神很多年用一直用做人体研究,在我这里结束了。现在他要离开地球,作为纪念,允许我使用研究中留下的种子……具体的内容记得有些模煳,大概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当作了自己一个人的秘密。当时年纪小,不太懂事,只是知道,脑子里多了点什麽东西。只要闭上眼睛默默的想,就可以和这个东西说话,向它提要求。开始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非常兴奋,立刻提出各种各样现在看来极其幼稚的要求,但对这些要求,脑中的那个东西说大多数都办不到。

 

 我很沮丧,呜呜响的玩具火车,能替人些作业的神奇铅笔,比村长家阿黄更大更凶的狗,这些愿望的泡汤了。众多要求中,唯一实现了的就是让我的力气变的很大,比村里所有孩子的都大,这之后我在村里打架再也没有输过。

 

 后来,我到镇上读中学。那个时候,我非常的嚣张,整天领着学校里收来的小弟到处招惹是非。后来,我惹上了镇里一帮真正的溷溷,而当时身为中学生的我竟然狂妄到单身一人和三个大我十余岁的流氓到林子里进行所谓决斗。

 

 树林里,那三个家伙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我却手无寸铁当时。当时我向脑中的那个东西请求,让我能刀枪不入,就像录影里超人一样有力量。结果,拥有了超人力量的我一挥手,眼前的三个躯体立刻如破布一般变得支离破碎。

 

 三条活生生的人命,这是当时的我没有办法承受的。虽然事情未曾被人发现,我躲过了法律的制裁,但每天晚上,那一堆血淋淋碎肉总会在梦里出现,这让我几乎崩溃。为了不让自己疯掉,十几岁的我想到了办法,就是请求脑中的那个东西让我忘记这一切。从此,我变成了一个爱学习,懂礼貌,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直到现在。

 

 我杀过人?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记忆被封印的太久,现在看来感觉好像是欣赏故事或者看电影。无论如何,眼下最重要的是怎麽救人,我开始反复回忆当初那段经历。

 

 经过仔细的回忆和思考,我对当初的事有了新的理解。毕竟现在的我不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孩子,而是一个心智健全,经过现代科学薰陶的成年人。

 

 我是无神论的支持者,在我看来,所谓神,其实应该就是一些掌握更先进文明的外星人。外星人把我——或者不止是我,还有其他地球人或生物——当成了小白鼠,还好没有解剖掉。实验以后,它在我身上留下了些什麽东西,这个东西能让人力气变得很大,还能遮罩记忆,肯定是很先进的仪器设备。我要做的,应该就是利用这个东西挽救阿影的生命。

 

 「喂,在吗?」我这麽想着,很快便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随后,我开始与脑中的那个东西进行了沟通。

 

 结果差不多也在意料之中,当年外星人在我体内留下的所谓种子,按我的理解,应该是一种类似科学幻想中纳米机器人的东西——就叫它们纳米机器人吧——这些纳米机器人平时潜伏在生物体内,没有任何作用,只是默默的进行自我繁殖和传播,这一点和细菌或者病毒又十分类似。

 

 外星人所谓的纪念物,其实就是一个许可权,一个控制这些纳米机器人的许可权。根据我的命令,这些纳米机器人能够对生物体进行改造,之前的力量强化就是如此。这些纳米机器人的作用也就仅限于生物改造,对当年提出来的那些所要东西的要求,自然没办法实现。

 

 我体内的纳米机器人组成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与我的大脑间有一个交互介面,也就是之前感觉到脑子里多出来的那个东西。我通过这个介面发出一些模煳的命令,例如增大力量,系统会自动完成这些命令,至于具体如何做的,这就不需要我操心了。除了发出命令,我还可以利用交互介面查询一些关于纳米机器人的资讯。

 

 我在询问怎样才能让纳米机器人进入阿影的体内为她治病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内容:这些纳米机器人会主动在生物体间传播,在潜伏状态(也就是未接受命令的情况)下,传播途径有三种,一是血液传播,二是母婴传播,三是性传播。这是乙肝还是艾滋啊?

 

 经过今夜,不用刻意做什麽,阿影的体内也已经有机器人了。也就是说,我要做的仅仅是下达治疗脑瘤的命令了。命令发出,阿影看上去一点变化也没有。这到底管不管用啊?我的心里仍忐忑不安。#p#分页标题#e#

 

 第二天,我硬拉着阿影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是她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肿瘤的存在。看到这个结果,阿影呆住了,而我激动的抱起她又蹦又跳。

 

 随后的几天,阿影一直都处在心不在焉的状态。一方面,死里逃生令她感到兴奋,另一方面,她为眼下的情况感到困惑。依我看,或许困惑的感觉更多一些。

 

 大约一周以后,我向她交代了事情的经过,这其中费了好大的工夫才让她相信我不是开玩笑。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她用严肃的口吻对我说道:「风,这次真的谢谢你。不过你不应该告诉我这些的。」「什麽?」「听我说,这事很不可思议,如果传出去让人知道,你会怎样?说不定会被拉出去解剖掉……别笑,我说真的,一旦传出去,你可能非常危险。」没多想什麽,我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话。

 

 「你能把秘密告诉我,这是你对我的信任,我很高兴。但是,你应该做的其实是把秘密烂在肚子里不告诉任何人,这样才最安全。」「放心,我才不会大嘴巴到处说呢。你将来是我老婆嘛。」「那也不行!万一我那天不小心说出去怎麽办?」她变得有些激动,一时间我们都沉默了。

 

 「你刚才说,可以封锁记忆是不是?这样,你让我彻底忘掉这件事,这样最安全。」「这……这不好吧。」「那你说还有什麽办法?一定要让我不能主动说出来。」「不能主动说出来……嗯……有了!」「什麽办法?」「等一下……好了。现在你试试能不能把这件事说一遍。」她张开嘴,但喉咙中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试了几次都是如此。

 

 「你怎麽做的?」问这个问题时候倒是一点阻碍都没有。

 

 「嘿嘿,其实和封锁记忆差不多,就是让你记得但是说不出口。怎麽样,神奇吧。」事情就这样解决了,阿影感到满意,但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整整一夜。早晨起床时,看到镜子里自己挂着一幅黑眼圈精神不振的样子,我长叹了口气:「阿影,你害我想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事情就这样解决了,阿影感到满意,但当天晚上,我失眠了整整一夜。早晨起床时,看到镜子里自己挂着一幅黑眼圈精神不振的样子,我长叹了口气:「阿影,你害我想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我发现了一个现实,一个令我感到有些恐惧的现实。纳米机器人能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治病或者增强体质,通过它们,我可以完全控制阿影,我可以下各种各样的命令,可以让她为我做任何事,可以让她变成一个温柔体贴,惟命是从的小女人……可是,那样的她还是我认识的,喜欢的,深爱着的阿影吗?

 

 这简直就是魔鬼的诱惑,我绝不会屈服,绝不。我爱的是现在这个有血有肉,会哭会笑,有自己主见,会向我发脾气的阿影,不是那种改造后的人形玩偶……该死,怎麽会想到这种东西!诱惑,都是魔鬼的诱惑!

 

 还有一件更加紧迫的事情摆在我的面前,那就是,以阿影的聪明,我之前想到的东西她一样会想到,现在不过她是喜悦和震惊冲昏了头脑,等她冷静下来……该死,我想像不出之后会发生什麽,但肯定不会是什麽好事。即使她不说出来,长期憋在心里也难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想来想去,解决这件事的唯一办法还是要靠纳米机器人本身。晚饭时候,我偷偷的命令系统,让阿影以后永远不会想到我可能控制她的事,下达这个命令以后,我犹豫了半天,又通过命令增强了她对我的信任,让她相信我永远不会主动做有害她的事情。

 

 阿影没有发觉我的小动作,看起来她和平常没有什麽区别。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我告诉自己,这是就是一个保险,她还是她,没有任何变化。

 

 随后的日子风平浪静,半年后,我们顺利离开了大学。阿影在南方一家外企里找到了工作,而我,也随她来了那个城市。

 

 不要误会,我就是有点不思进取而已,可绝对没有吃阿影软饭的意思。几年前,车祸去世的双亲为我留下了大笔的遗产,包括几家经营良好的公司。这些公司每年的红利足够我舒舒服服的生活了。别问我为什麽不去这些公司,虽然我大学学的是经济管理,但理论和实际是两个样字,本来经营良好的公司被我一搞说不定就垮掉了,公司的事就交给那些职业经理人去操心吧。

#p#分页标题#e#

 

 阿影的身体并不好,略显苍白的脸色让她如曹公笔下的黛玉般惹人怜爱。本来,以她的身体状况,最适合去的地方应该是一些悠闲的国企,但事业心很强的她,硬是选择了这份强度高、压力大的工作。

 

 她那疲倦的样子让我心痛,征得她的同意后,我利用纳米机器人对她的身体进行了强化。现在,她那副病美人的模样下面是一个健康而精力旺盛的躯体,改造后,她可以轻松承受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只需要两个小时的睡眠就能很好的保持精神和体力。有纳米机器人的保护,我丝毫不用担心高强度工作下她的健康问题。

 

 她努力的工作态度和出色的表现很快得到了回报,入职不到两个月,她就被公司特别推荐到位于美国的本部培训一年,从本部回来的员工都能在公司担任重要的职位,因此她毫不犹豫的决定前往美国。

 

 「该死的!早知道让她悠着点了。」在微笑着送她登上飞机后,在机场我这样对自己说。一年,整整一年我们都见不到面了,这是我们交往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一想到今后一年都要到饭店吃饭,我郁闷万分。(饭店,为什麽是饭店?你以为我能吃的下自己做的那些猪食?)

 

 我独自一人坐在吧台前,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酒杯出神。阿影已经离开几天了,我的心里一下变得空荡荡的,原来,这两年,我的生活重心一直是在围着阿影打转。

 

 之前的日子里我从未来过酒吧,但现在泡吧的感觉吸引了我,那种大脑被酒精轻微麻醉,晕晕的略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让我觉得着迷。

 

 「hi,帅哥,请我喝一杯?」一个女孩坐到我的身边。

 

 想不到我也有被搭讪的时候,转头看去,眼前的女孩有一头蓬乱的头发,脸上是厚厚的浓妆,鲜红的嘴唇和浓重的眼影令我想到西游记里的妖精。

 

 不是我欣赏的类型,这是我脑子里转过的第一个念头。随后,我转向服务生:「给这位小姐一杯橙汁。」「你说什麽?」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未成年人不能喝酒。」一脸的浓妆之下,我还是很容易就看出,这个女孩也就是十六七的样子,她清脆的声音也清楚的证明了这一点。

 

 「谁说人家未成年?」女孩不服气的挺起胸膛。

 

 「哦,光看胸部的话倒也像个成年人的样子。」不可否认,女孩胸前非常丰满,应该是C,或者是D……唉,阿影那样的飞机场接触多了,大尺寸的反而不好判断……罪过,罪过,阿影,我绝没有嫌弃你的平胸啊。

 

 「你……你……」女孩被我的话气到,半天说不出什麽来,最后,她把一张卡片扔到我面前,「你自己看!」拿起卡片,原来是女孩的身份证。

 

 「何苗苗……好名字,有气势!」「你……」听到我的夸奖,女孩更气了。

 

 「……出生日期……呦,前天啊,原来小姐已经芳龄18了,失敬失敬。来,给这位小姐一杯啤酒,算我的。」女孩一把抢回自己的证件,气呼呼的接过啤酒,狠狠的喝上一大口。18岁,成年了,可在我看其实还是个小女孩。

 

 虽说我离怪叔叔的年纪还有些距离,但哄一个赌气的小孩子还是没问题的。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互相叫着「苗苗」和「洛哥」,我们聊得十分投缘。没费什麽功夫,她就把自己的情况交代的一清二楚。

 

 她是艺术学院美术专业一年级的新生,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举目无亲,也没有男朋友,这回是第一次出来玩……「苗苗啊,跟你说,女孩子……女孩子家……没事别到这种地方来……呃……会吃亏的。」尽管舌头有点硬,但还是苦口婆心的规劝着她。

 

 「你说得对……洛哥,干!」她喝的一点也不比我少。

 

 「干!」……天啊,你不能这麽玩我吧,阿影才离开几天,我竟然就玩出轨了。还好,不是未成年少女……可和未成年少女也差不了多少呀。阿影,我该死,我对不起你……苗苗醒后发现自己失身的现状后的反应更糟,我费了好大力气才让她停止哭闹。待两人都穿好衣服,我决定和她好好谈谈。

 

 「苗苗,实在对不起,昨天我喝多了。」她没有搭话,只是低着头小声抽泣。#p#分页标题#e#

 

 「发生这样的事,实在是出乎意料。都是我的不对……你看……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她抬起头,有些迷惑的看着我。

 

 「这是十万块的支票,给你……」「我不是妓女!」她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看起来我的话把她激怒了,「收起你的臭钱,我不要!不要!第一次就这样没了……没了……」说着,她又大声痛苦起来。

 

 又是一番安慰,总算让她安静下来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那你说,现在该怎麽办?」她愣住了,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对坐着安静了很久。终于,她开口说了一句让我感到震惊的话:「洛哥,当我男朋友好吗?」「这个……我……我有女朋友的。」「和她分手!」她毫不犹豫的说道,「放心,我会当好你女朋友。」「不可能。」我被她的话激怒了,要我和阿影分手,做梦!

 

 「那我就把今天发生的话告诉你女朋友,让她主动滚蛋。」她像一个保护自己心爱玩具的小孩,轻易的就说出了威胁的话。而这些话令我更加的愤怒。

 

 「哼,想要要胁我,门都没有!」也许是被我的样子吓住,她没有再说什麽,只是用眼睛与我对视。对视中,我渐渐恢复了冷静,看起来赶紧想个办法解决才是。

 

 「你先睡一觉冷静冷静吧。」随着我的话,她的身体软软的倒下。让已经感染了纳米机器人的她睡着,只需要在脑中下个命令就是,非常简单。

 

 下面要做的就是给她洗脑,让她忘掉所有发生的事,我开始是这麽想的。等等,洗脑……这是多麽邪恶的一个词,一时间,催眠、奴隶、玩偶……这一系列辞汇不断在脑中出现,我陷入了剧烈的心理斗争。

 

 停下,这是不道德的,这是犯罪!

 

 动手啊,这是的好机会。你在看小说时候不也YY的很爽吗?机会不容错过!

 

 一时间,各种念头在我脑中的交锋,往左,还是往右?天使还是恶魔?是道德,还是……「靠!不怪我,是小妮子自己提出过分的要求,受点教训应该的。」我这样对自己说。终于,邪恶的念头占据了上风。

 

 「现在……你在很舒服很舒服的环境里,你还想要更加的舒服。听你耳边的声音,按这个声音说的去做,只有这样,你才能一直这样的舒服……」这分明是我在装模做样,本来命令就是脑子里一个念头而已,不过说出来的这种感觉……很棒!

 

 「苗苗,听从我的命令,找我说的去做。首先,你要……去洗脸。」她昨夜没有卸妆,结果眼泪和妆溷在一起,成了一个花脸,根本没法看。之前过于紧张,一直没有发现。

 

 卸妆后的苗苗显得十分清纯,白嫩的皮肤,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微微上翘的小鼻子,以及去掉口红后粉嫩的小嘴,这分明是一个十五六岁的中学生模样。

 

 「你多大了?」「十八。」看来身份证是真的,我可没有强暴未成年少女。也是,看下面那高耸的双峰,这不是一个十五六的中学生能有的体型。童颜巨乳,对,这个词形容她特别的贴切。难怪昨天去酒吧时候要画这麽重的妆。

 

 对了,她还在等着我下命令,要抓紧时间了。

 

 「苗苗,看着我,我是谁?」「你是洛哥。」「你喜欢我吗?」「有一点……」「不对,不是一点,你非常非常的喜欢我。」「我非常非常的喜欢你……」「不仅是喜欢,你非常非常的爱我,尊重我,崇拜我,敬畏我。是你的爱人,我是你的师长,是你的父亲,是你的偶像。我是你的天,是你的地,是你的一切。你要坚决的听从我的命令,把我的话当作圣旨,当作真理,当作至高无上的准则。你的身体、你的灵魂、你的生命、你的一切一切,都属于伟大的我……哈哈哈哈……」感觉太爽了,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play zhuangbility?算了,反正意思到就可以了。

 

 「苗苗,记得我的要求,无论是在催眠状态还是清醒时候都要听我的话,照我说的去做。现在清醒过来。」恢复意识的苗苗看上去有些迷茫,似乎有些搞不清楚现状。我连忙对她说道:「别胡思乱想了,听我说话。」「是。」她一下坐的直直的,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p#分页标题#e#

 

 「不要紧张,像平时一样就好。现在继续刚在的话题,首先,你要记住,我不会和女朋友分手,你也绝对不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明白。」她急忙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或者不情愿。

 

 「不过嘛,我女朋友出国了,得一年后才能回来。这一年时间,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做我的临时女友吧。」「谢谢洛哥。」愿望仅仅实现了一半,但她仍显得十分兴奋。

 

 「记住,当我女朋友就一定要有女朋友的样子,一定要乖乖的把我服侍舒服,否则就算失职。有信心吗?」「有信心!」她站直身子,大声的回答着,看来之前一定是参加过军训。

 

 「好了,现在就有件事要你去做。」说着,我拉开裤子拉链,露出了挺立多时的分身,「首先,好好的用嘴来服侍吧……」这半个多月里,我感到十分矛盾。一方面,现在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阿影,她刚离开不久,我就和别的女人睡到了一起,这似乎十分发指。不过还好,来这个城市时间还短,没有什麽熟人会去给身在国外的她打小报告。

 

 另一方面,何苗苗这个小妮子同样让我舍不得放手。这些天里,她那小女人样的表现(虽然也是因为我搞鬼),我体会到了一种身为男人的优越感,这是在阿影身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尤其令我着迷的是她在床上的表现,起码,保守的阿影不会如她一般发出那样撩人的叫声,也不会向她一样愿意摆出放荡的造型,像口交这种我觉得没办法冲阿影说出口的事,在苗苗这里却可以随意的要求。哦,对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乳交,胸前两块软肉裹住肉棒来回的摩挲,这种事以阿影的条件即使愿意也做不来的。

 

 这个丫头只是用来玩玩的,等玩腻了赶走她就是。这是开始时的想法,但我越来越怀疑自己到时舍不舍的放手。

 

 毫无疑问,我爱的人是阿影,这一点从来就没有变过。我爱着阿影这个人,对苗苗,我只不过是喜欢她的身体罢了。嗯,一定是这样。

 

 我对自己近来的表现有些担心,担心会不会到阿影回来时候仍然舍不得把苗苗赶走,要知道,现在这种迷恋的状态,是我以前从没有过的。

 

 没事的,这很正常,你不过是图新鲜罢了,我这样告诉自己。随后,一个想法自然的出现在脑中:也许多找几个女人以后就能变得习以为常了。

 

 太荒谬了!我急忙甩头试图驱赶掉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但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开始想像几具赤裸的肉体在床上纠缠会是什麽样子。

 

 要不,试试?我真是堕落了……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老实本分,遵纪守法的好青年。现在,掌握了一点点力量,我也开始变得不那麽本分了。

 

 目前,我掌握的力量就是纳米机器人的控制许可权,我要做的事,归根结底就是把纳米机器人注入到目标的体内。那麽,究竟该如何去做呢?

 

 一个大胆的想法是:直接将看中的目标扑倒,撕开衣服就地正法,简单的说就是强奸,事后,受害人会因受我的控制而不去追究责任。这个办法直接,有效,但风险很大,过程中很有可能被人发现。由于施暴对象肯定是美女,那麽路过的男青年奋不顾身的冲上来见义勇为,或者乾脆把我干掉取而代之。

 

 由此看来,纳米机器人性传播特性无法直接利用。

 

 依靠血液传播的方法也不可行,难道要我用装满自己血液的注射器给美女扎针?前几年倒是有听说爱滋病人扎针的事情,不仅如此,还有扎针者被周围群众活活打死的流言传出。这个方法同样不可取。

 

 剩下的,母婴传播……靠!难道要让苗苗或者阿影为我生上十几个女儿,然后养大不成?且不说时间太久,就算我等的起,万一生不出女儿,生出来的全是儿子,叫我怎麽养?

 

 当然,安全的方法还是有的,比如施展美男计,让目标心甘情愿的和我上床;再比如让苗苗假扮同性恋勾搭目标上床……太麻烦了!我需要的是方便、快捷、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方法其实很简单,我们能想到的,外星人可能想不到呢?关于这个问题,方法其实很简单,这不,现在我就直接修改了苗苗体内纳米机器人的传播方式,让它们由传统的ADIS模式变为强力流感模式,也就是,传播途径中增加了空气传播一项。#p#分页标题#e#

 

 「这几天你呆在学校里,平时要多和人接触,多走动,在校园里多转几圈。」我这样吩咐苗苗。

 

 效果很明显,三天后,当我来到艺术学院的时候,校园里遇到的所有人的体内都有着纳米机器人的存在。实际上,不仅是校园,学校附近很大一块区域里,被感染的人到处都是。也许再过一段时间,这个范围会扩大到整个城市。

 

 反正医院查不出来,又不影响身体健康,无所谓啦。而且,我也没有称霸世界的野心,大家该怎麽过日子还是怎麽过吧。

 

 万事俱备,就看我要怎麽去做了。虽然发出了要「玩点大的」这样的豪言壮语,但事到临头我还是习惯性的选择了谨慎。

 

 漫步于校园里,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艺术学院,传说中美女如云的地方。的确,这里的女生素质普遍比较高,虽说大多数还达不到苗苗那种层次,但与我呆了四年的那所工科为主的大学相比,真的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

 

 「同学,请等一下!」我紧走了两步,拦下了一位帅哥。

 

 别误会,我的性取向没有发生异常,这麽做的原因只是想要他的学生证而已。这小伙看起来和我有几分相像,拿过他的学生证,现在我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看看自己的证件照,十个人里恐怕有六七个照片和真人根本不像)

 

 这麽做的原因依然是为了谨慎考虑。毕竟,虽说感染了纳米机器人,但如果不特别下命令,女生宿舍的看门大妈是不会允许我进去的。

 

 「同学,请等一下。」这次我拦下的是女生,一个白衣飘飘,身材高挑的美女。在她停下脚步看向我的时候,就已经落入了我的控制之中。

 

 「请问校内的招待所在什麽地方?」「从这里一直走,到头,右拐,左手第二栋楼就是。」说话的时候,她还抬起手比划着。

 

 「哦,你今天计画有什麽安排吗?」「一会儿直接去吃饭,午觉以后出去逛街,晚上回来写作业。」「有和别人约好吗?」「没有。」「很好,下面改改今天的安排,五分钟以后到招待所外面,给这个号码打电话。按照电话里的人说的去做。」「没问题。」「谢谢你了。」我颔首表示感谢,随即转身离开。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我向这个女生问路而已。

 

 按照她的话,我来到了招待所并用那个男生的学生证开了个房间。没多久,手机响了,话筒里传来那个白衣女孩的声音。

 

 「到XXX号房间来。」很快,女孩变站到了我的面前。

 

 「姓名。」「罗紫衣。」「年龄。」「20.」「家是哪儿的?」……员警审犯人般简洁的问话让我很快摸清了她的基本情况。一个合适的下手物件,和苗苗类似,单身,外地人口,家乡在千里之外,本地无亲戚。

 

 「哪个专业的?」「音乐表演。」「噢?哪个方向的?」「琵琶。」这位罗紫衣妹妹已经在手中了,这个时候,我反而不想那样急色了。就当玩个游戏吧,我对眼前的女孩下了这样的命令:「现在开始,我在你眼中是一位无所不知的老师,我说的每句话都是最重要的教诲。你将非常乐意的按我说的话去做。」现在女孩已经不像被直接控制时候那样略显呆滞,一双灵动有神的眼睛正注视着我,而她时刻挂在嘴角边的微笑更是给人一种春风拂面般温暖的感觉。

 

 「咳咳!」现在我要认真担负起教师的重任了,「紫衣,你学琵琶多久了?」「已经很久了。我想想,七岁开始,八岁、九岁、十、十一……,已经十三年了。」她那扳起手指头数数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爱。

 

 「那你觉得自己的演奏水准怎麽样了?」「也就是一般吧。」说这话时候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显得有些沮丧。

 

 「那你想不想进一步有所提高呢?」「想啊,做梦都想。」回答脱口而出,随后她的情绪又低沉起来,「可是,这几年水准一直没什麽变化,怎麽练都不行。有老师说,以后主要靠各人的悟性了,可人家确实比较笨,没有办法嘛。」「嗯,有兴趣接受我的指点吗?」「啊?您要亲自指导?太好了!」「琵琶,哦,不仅是琵琶,所有的乐器都是,演奏者想要使用好乐器,达到比较高的水准,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绝对不能简单的认为要靠某一个方面。」「嗯,您接着说。」可以看出,她听得十分认真。#p#分页标题#e#

 

 「首先,要有坚强的意志,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如果意志不坚定,性格软弱,那麽他无论什麽都做不好的。你觉得自己足够坚强吗?」「这个……应该还行吧。」「应该还行?这话说出来就表示你缺乏自信。」「不是吧……」「当然了,人的意志品质是可以训练的,刚好我知道一套有效的训练方法,有兴趣试试吗?」「有,有!」她连连点头,彷佛怕说慢一点我就不教了似的。

 

 「下面集中精神,按我说的去做。记住,要毫不犹豫的用最快的速度,速度越快,效果越好。现在开始:起立……坐下……起立……转个圈……抬起胳膊……放下……躺到床上……翻身趴下……坐起来……跪坐……」一通乱七八糟的命令把她折腾的不轻,尽管仍能跟上我的要求,但看起来她已经有些气喘。

 

 「下面的命令比较复杂,注意听:脱光衣服。」随后我欣赏到了美女如何快速脱衣。只三两下,上身的衣服就全部脱掉,露出两只洁白的玉兔在空气中颤动,下身更快,只一褪,外裤内裤一起去除。这令我我不由的感叹:谁说脱女人衣服最快的是男人来着?

 

 将脱去的衣服推倒一边,她就那样赤身露体的坐在床边,等着我下一步的指示。

 

 「好了,训练结束,现在你的意志已经变得十分坚强。」「真的?」「当然是真的。好了,我问你,你觉得自己足够坚强吗?」「是的,我十分坚强!」回答坚定而充满了力量。

 

 「很好,下面再说第二点,那就是身体素质。登台演奏是一项非常耗费体力的工作,没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是无法胜任的。现在,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状况,先不要穿衣服了,平躺到床上来。」根据我的要求,女孩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双腿微微叉开,女性神圣的洞穴能够被看的非常清楚。

 

 「首先检查你的乳房。」说着,我两手握住她胸前的突起,「不错,这个尺寸很好。如果当一名运动员,你的乳房也许偏大了一点,但作为一名乐手,略大一点的胸部是有利的。」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在她胸前不住的揉动,这个动作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应。

 

 「你的乳房品质也不错,柔软,有弹性。这样的乳房演奏时候与琵琶接触,能够增加人与琵琶的共鸣,为乐曲增加成色。」在双手的刺激下,她胸前的两颗蓓蕾已经变得坚硬,弯下身子,我轻轻的用舌头在其中一颗上添了,她的身体勐地一颤,如同受到电击。

 

 「敏感性也不错。要知道,乳头保持一定的敏感性,能让你在演奏中处于一种比较兴奋的状态,有利于水准的发挥。」看到这种乱七八糟的解释都能被她接受,我心里暗暗发笑。清了清嗓子,我开始继续发挥。

 

 「说起敏感性,人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必须保持全身各处皮肤的触觉都处在比较灵敏的状态。现在我要全面的检查一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最后,我的手停留在她的两腿之间,手指不客气的探入了她的体内。这个动作似乎令她感到异样,她的臀部开始不自然的扭动,嘴里不自觉的发出轻声的呻吟。

 

 「不要抑制自己的感觉,想叫的话就大声叫出来。」「啊……啊……」与苗苗相处的这些天,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听女孩床第间情不自禁的呻吟。不同于苗苗那种充满愉悦和兴奋的叫床声,眼前女孩的声音似乎有一种无奈与痛苦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往往更能激发男性体内雄性荷尔蒙的分泌。

 

 咽了咽口水,压抑住扑上去的冲动,无论如何,做戏也要全套不是吗?

 

 「经过检验,你的全身的敏感性一般,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我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全然不顾手指已经蘸得湿淋淋了。

 

 「请问……怎麽才能……才能提高呢?」说话的时候,她还有些气喘。

 

 「两个办法,第一就是要经常刺激身体,简单地说,就是像我刚才做的那样。」「啊?可是……可是……那种感觉……很……很……」她的脸红了,羞人的词语吞吞吐吐怎麽也说不出口。

 

 「没办法,这是必然的。俗话说,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麽一点就坚持不住了?」「不是不是……我是说……总麻烦您不好……」「没什麽,这点小忙我还是能帮的。」当然了,这种忙我也是十分乐意帮的,「还有,你也可以自己来,虽然效果差点,但是比较方便,只要有空,坐着、站着、躺着,怎麽来都行,也不一定要脱衣服。」「太好了,我一定勤加练习。」说着,她的手开始了在腿间的摩挲。真是个勤奋的女孩,我喜欢。#p#分页标题#e#

 

 「另一个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吃一些有利于增加身体敏感度的东西。」「是吃药吗?」「不不不,药绝对不能乱吃。当然了,很多药物能让你变得敏感,但那都是短期的。一旦停药,会很快恢复原样或者变得更糟,而长期吃药容易损害身体健康。」「那……应该吃什麽呢?」「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药补不如食补。」「食补?我明白了……可是,具体该吃什麽呢?」「多了,比如黄瓜、香蕉、胡萝卜、茄子……反正你看形状是长条状的就对了。」我恶意的想着她日后在卧室里放上这麽一堆东西时的情景,「不过这些都比较普通,效果一般。想吃效果好的东西,就要花上一番工夫了。」「那是什麽?很贵吗?」「不贵,其实以你的条件,很容易就能弄到。」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她果然受不了诱惑,急忙的追问:「到底是什麽啊?求求你了,快说吧。」一边说着,一边抓住我的手摇啊摇的。

 

 「好了,告诉你吧,那就是精液。」「精液?这……」「对,就是精液,而且是新鲜的男人的精液。」不待她多说什麽,我急忙忙的继续瞎掰,「对女人来说,男人的精液是一种很好的补品,不仅是增加身体的敏感性,还有养颜美容、延缓衰老、保持体型等等的功效。」「真的?」她有些将信将疑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那些功效不多说了,反正我又不是要教你怎麽美容,单从乐器演奏上说,你知道琵琶演奏大师都有些什麽人吗?」「知道啊,现在公认的大师级人物,像张XX、王XX、李XX……」「行了,就这些人也配成为大师?现在,琵琶,不只是琵琶,包括整个民乐,根本就一个大师都没有。」「怎麽会……」她对我的话感到惊讶,同时又有些不服气。

 

 「不相信?我问你,现代人是喜欢民乐的多,还是听交响看芭蕾去流行音乐演唱会的多?」「是……是……」「答桉其实你也知道,现在,民乐已经没落了,一个没落的民乐界能有什麽大师?」她一声不吭,低着头,看上去有些沮丧。

 

 「这麽说吧,琵琶艺术发展的巅峰是在古代,这一点你同意吧?」她还没有从低沉的情绪中缓解,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那麽你知道,在古代,琵琶演奏最好的是哪些人吗?」这个问题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微微皱起眉头,思索片刻,最后还是冲我摇了摇头。

 

 「是妓!」这个答桉很出乎她的意料,我随后给出了解释,「古代的妓,和现在的妓女不同,那个时候的妓,讲究的是琴棋书画,文章歌赋样样精通。要知道,人的精力有限,想做到什麽都懂很不容易,可古代的妓就做到了,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整个一个群体,你知道这是为什麽吗?」「我……我的历史不是很好……所以……」她小声的解释着,话语中带着一种不自信。

 

 「她们也是普通人,或许漂亮一点,但美貌和智慧本身是没有关系的。她们能做到这一点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们的饮食中有一点与别人不同的东西。」「那个……就是……」「对,就是男人的精液。精液,让她们变得与众不同,是精液,让她们魅力非凡,神采照人,精液,为她们补气补血,补脑补钙,补铁补锌,补维生素ABCD……哦,开个玩笑。反正精液对女人来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珍品……」我的精神也变得亢奋,口沫纷飞,手舞足蹈,一如地下传销课堂上蛊惑新人入伙的骗子。

 

 「我……能不能……吃一些……」她被我的话打动了,红着脸,扭扭捏捏的提出请求。

 

 「可以啊,我不在乎的。不过怎麽做你知道吗?」「嗯……知道一点……」「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没,没有……是……是……片子……」早就听说不少女生喜欢毛片,只是从来没人肯承认,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

 

 「好吧,你自便。」说话间,罗妹妹已经温柔的为我褪去了下身的裤子,白皙滑嫩的小手轻轻握住下体根部,俯下身子,她用柔滑的香舌将那高耸的巨物仔仔细细的舔过一遍。

 

 「动作很熟练嘛,真的没做过……」虽然知道她不可能说谎,但我仍忍不住这麽问道。

 

 「练过……看片后……用香蕉……」晕死!想不到这位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紫衣姑娘竟然是如此的豪放,哦,说她豪放或许不太恰当,只是私下里偷偷的玩,应该叫闷骚吧。#p#分页标题#e#

 

 闷骚的紫衣姑娘用她那在香蕉上练成的口技侍弄着我的分身,很明显,她做的并不成功。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终于第一次射出,而她却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好腥的味道。」「第一次吃到,不习惯是难免的。含在嘴里,仔细用舌头品味,很快你会喜欢上这种味道的。」「真的唉,好像变得越来越香了……」很明显,这是我无耻的为她的味觉做了一个小手术,现在在她看来,精液,确切的说是我的精液,是一种无上的珍馐。

 

 「我还要……」「可以啊,不过这回,你要用下面那张嘴来吃,」说着,我将她扑倒在身下,勐然挺身刺入她的体内,「这次我亲自来喂你……」「下面那张嘴吃的感觉如何?」我伏在她那已经瘫软无力的身躯上,轻轻问道。

 

 「很……很棒……可是……感觉不到那种香甜的味道。」啊?这个回答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但再想想也对,人的性欲总是排在食欲以后的。但是现在,总不好让她的阴道中长出味蕾吧。

 

 歇了一会儿,紫衣恢复了几分力气,挣扎着侧过身子,将我从她的身上推离。接着,她的头探到了我两腿间,用舌头将分身和附近残留的液体舔的乾乾净净,这样她似乎还觉得不过瘾,又用手在自己的下体处摸上两把,随即开开心心的舔起手指来。

 

 我看得的有些发呆,先前只是让她觉得精液十分美味,可也没有让她迷恋到如此程度啊!

 

 「平时为了保持身材,巧克力啊,奶油蛋糕啊,这些好吃的都不能随便多吃,现在有了这麽好吃又健康的东西,当然要多吃一点了。」当我问起原因时,她这样回答。

 

 眼珠一转,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

 

 「紫衣,你有没有兴趣在空闲的时间里做个兼职?是个清洁卫生的工作,很适合你……」偷偷的更新,打枪的不要,看见的表告诉别人XD提纲到此为止,下面的内容完全没有考虑过,也就是说,两天一更新的日子结束了。

 

 随着明天加班的开始,悠闲的日子结束了,新的内容什麽时候能出来完全不确定,到时候肯定还是偷偷修改原文,看不到的就算是你没缘分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