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的一次心跳捆绑

 
     张芸芸打电话要我去她家里,我知道她的意图.我们这样在一起的时候不太多,所以格外珍惜.
    我坐公车到她家的时候,却在小区门口看到了芸,她正好刚出来,问是怎么回事,得到的答复是:前几天出去旅游的父母刚刚回来,不方便. 
    我们只好另外选地方.不过很快就想到了.那就是我们的宿舍.前天刚刚放假,就是不知道人都回家没有.不过现在只能到那里了.定好之后,我们就开始返回,芸把一个大背包压在我的身上. 
   “这么重,是什么啊?” 
    “是一些好东西,你喜欢的.”说完意味深长的边走边看我. 
    我的脸发烫, “那我拎不动,我们一起拎.” 
   “不行,你是奴,我让你拎的,你就得拎.”她的话我没法反驳,只好拎上. 
    我们回去还得挤公汽,不过芸的小区这里是起点,好一些. 
    途中转一次车,不多时候到了我们的校门,我背着包跟在芸的后面.没走几步,就有人赶上来问我要去哪里,问话的是一个男孩,很清秀.他主动要求帮我背包.是的,谁看到MM背这样一个大包都会动心要帮忙的.他帮我们把包背到宿舍楼下,我们很感激的说了谢谢.在后来我知道他叫小宣,我们在大4的时候,成为好的朋友,不过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我吃力的拎包回到宿舍,刚进门,芸就打趣: “好帅的帅哥,你有一套啊,早知当时我就去背了.” 
   “我是奴,哪敢劳主人大驾.” 
   “好你个丫头,还敢顶嘴,看不收拾你.”说着朴过来.搂住我,在我的下身摸了一下把. 
   “等一下,看,何红霞还没走呢.”我们看到何红霞的铺上放着一个包.包上还有一本杂志. 
   “是没走呢,估计也快.我们不管她.我们玩.”芸又摸我的下身. 
    我没有再说,我猜到何红霞是去买东西了,回家时带的.肯定多,一时半会回不来,按照女生买东西的规律,一般是下午5点多返回,所以我就由张芸芸折腾了. 
   芸把我的双手吊绑在上铺的护栏上,我才看清楚她往外掏的东西有橙汁,可乐,巧克力,香肠,泡面,不少绳子,竟有铁链,包里还有没拿出来的东西.我可不管它随便把.芸说晚上要和我在宿舍睡,所以带这么多东西.别的不说,铁链太让我心跳脸红了 
   
#p#分页#e# 张芸绑好后就打开了一瓶橙汁,大饮几口,最后把嘴贴过来吻我,我就回应她,她把口中的饮料乘机吐在我的口中,我们来回倒腾,越吻越深,我喜欢这样,接吻的时候我的手不知放哪里好,最后发现绑着最好. 
    张芸放开我,撕了卫生纸,出去了.我咽下口中的液体,送开了一只手,另外一只很费事,我总不知她是怎么绑的,可现在我也需要方便一下,芸不在,我很着急,看她拿的卫生纸的长度,我知道她是需要时间的.我不知怎么办. 
    往往就是急中生智,我把内裤使劲拉下,拿了橙汁,饮一口,把瓶支在下身.涓涓的细流顺瓶口流入,叮咚有声,不过就是方向把握不好,偶有少量*在手上.放好瓶,拉起内裤后我就尝试解开另一手,反正一会芸也要解. 
    芸回来了,我还没有解开,最后她解开的,她在我脱了上身衣服后才把我重吊绑起来,同时拉窗帘,开窗户, “我们喜欢沐浴自然的风儿,”这是芸常说的,我知道她的双关寓意. 
    芸解开我的裙子,退下我的内裤, 我配合的伸出双腿,任她去摸,芸转身取了饮料,大饮一口,准备吻我,却突然喷了出来,吐的我满脸,那是骚味,是尿液.我忍不住大笑   
 
    “那是什么,骚狐狸”她叫着 “怎么是尿”说完抓了瓶冲我的头脸倒了下来,尿液流经我的脸顺着脖子,流下到乳房,腹部 大腿,在向下,我笑不出来了. 
   “我要看你怎么撒尿,骚狐狸.”芸在又往我的嘴里灌饮料,我只能喝,我一直就只是配合.我大概天生的受虐狂,自己虽然喝不下去,也要顺她.就这样我们折腾了不少时间,最后她又把我搂了狂摸,狂吻.直到我要撒尿的时候,,芸才蹲下看着, 我岔开两腿站立,尿液竖直向下,直冲地面,*起的尿珠打在我的腿上,脚上.芸看着,很细致,很耐心,*在她的脸上也不顾.后来,竟然用手接了少许,淋在我的脸上,接着吻我,轻抚我的乳房,我贪婪的享受着她的温柔. 
    张芸芸用绳子绑了我的腰,缠了几圈,拉紧,从下身穿过,后背拉上穿过床架,绳头就在前面她的手里了.她于是就使劲的拉,我的下身就勒的更紧了,我不由的把双腿向后抬高,跪在了我的铺上,再努力向上翘着臀部,这样我被拉成了S形,张芸芸把她的包打开,取出东西在忙活,我闭目强忍着裆里疼痛,感受着越来越要接近的高潮,我又撒尿了,我不知道尿液怎样流下,却感到芸在吻我了,搂住我,舔着我的乳房,手在我的下身抠着,她已不忌讳尿液在她手中穿流,同时不时抬起手将手指吮在嘴里,我们的舌头在交缠不休,她的手在我高高翘起的屁股上游走,不时捅肛门一下.我就这样接受着他的持久的抚摸,她又找来不知什么东西,粘着我的尿液,爱液,慢慢的推入肛门,我的尿液还在流着,细流不断滴滴沥沥.我感觉那进入肛门的东西比较粗,但很滑,感觉很好,顶的很深.芸拿着在不停的抽动`````` 
    就在这时我们突然分开,芸竖着耳朵,我们都听到了楼下的说话声,是看门阿姨的声音,在和别人打招呼,回答她的是,竟然是何红霞! 
    赶快,收拾,首先被解开的是我的双手,要解腰间的绳时已经来不及了,芸已不管我了,她在飞快的穿衣. 
   啊!这是什么啊,是俩大哑铃,原来刚才,芸紧拉后又抚摸我时,是用哑铃吊住了我后面穿过的绳子,现在怎么`````我都乱了`````往往是急中生智,我把上铺床板托起,喊芸时,她才把俩哑铃从中穿过,哑铃重重的,砸在我的床上,我的下身感觉才好一点,但已经来不及了穿衣服了,我慌忙将哑铃塞在床下,自己也滚入床下就在这时,我已听到开门的声音.马上又有衣服飞了下来,是我的衣服,最后的是我的裤头,打在下面床板上,掉在地上,立刻有脚将它踢进来.随后飞下来的是一堆铁链,打在我的腿上,很疼. 
    门开了,有
#p#分页#e#人进来,问道: “夷,屋里有人,怎么还锁门?你还没走吗`````````什么味啊这是?” 
    下面就是就是张芸芸的嘟哝,她们互聊着,都是闲话.我在床下却难熬,肛门有东西慢慢顶出,我抓了慢慢的拔出肛门里的东西,那竟是一根烤肠,可是现在却附着少许的粪便,我的尿液又顺着大腿流了,热热的,我的手指在下身摸一下,湿的,粘的```````我的身体伏在地板上,感觉冰冷`````` 
    后来,好大一会,才听到何红霞说要走,开门声,张芸芸说要送她,拿东西的声音,前后脚步的声音,关门声,锁门声```````` 
     我才拖着俩大哑铃爬出来,慢慢收拾整理,穿好衣服. 
    可是,后来不多时,芸又回来了,我没有抱怨她,我们只是一直叹好险, 这次她是将我压在床上,我们又互摸了一番.都达到了叱?最后,她说我的床铺被弄脏了,不能睡了邀请我去她家和她一起睡,我当然同意,顺便得洗澡啊.我们走的时候,她还拿了那跟烤肠,在自己下身比划,作插入的动作.嘻嘻哈哈的. 
    新学期见到红霞的时候,我们还和往常一样,估计没有发现我和张芸芸的秘密. 
 
 
#p#分页#e#
 
     张芸芸打电话要我去她家里,我知道她的意图.我们这样在一起的时候不太多,所以格外珍惜.
    我坐公车到她家的时候,却在小区门口看到了芸,她正好刚出来,问是怎么回事,得到的答复是:前几天出去旅游的父母刚刚回来,不方便. 
    我们只好另外选地方.不过很快就想到了.那就是我们的宿舍.前天刚刚放假,就是不知道人都回家没有.不过现在只能到那里了.定好之后,我们就开始返回,芸把一个大背包压在我的身上. 
   “这么重,是什么啊?” 
    “是一些好东西,你喜欢的.”说完意味深长的边走边看我. 
    我的脸发烫, “那我拎不动,我们一起拎.” 
   “不行,你是奴,我让你拎的,你就得拎.”她的话我没法反驳,只好拎上. 
    我们回去还得挤公汽,不过芸的小区这里是起点,好一些. 
    途中转一次车,不多时候到了我们的校门,我背着包跟在芸的后面.没走几步,就有人赶上来问我要去哪里,问话的是一个男孩,很清秀.他主动要求帮我背包.是的,谁看到MM背这样一个大包都会动心要帮忙的.他帮我们把包背到宿舍楼下,我们很感激的说了谢谢.在后来我知道他叫小宣,我们在大4的时候,成为好的朋友,不过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我吃力的拎包回到宿舍,刚进门,芸就打趣: “好帅的帅哥,你有一套啊,早知当时我就去背了.” 
   “我是奴,哪敢劳主人大驾.” 
   “好你个丫头,还敢顶嘴,看不收拾你.”说着朴过来.搂住我,在我的下身摸了一下把. 
   “等一下,看,何红霞还没走呢.”我们看到何红霞的铺上放着一个包.包上还有一本杂志. 
   “是没走呢,估计也快.我们不管她.我们玩.”芸又摸我的下身. 
    我没有再说,我猜到何红霞是去买东西了,回家时带的.肯定多,一时半会回不来,按照女生买东西的规律,一般是下午5点多返回,所以我就由张芸芸折腾了. 
   芸把我的双手吊绑在上铺的护栏上,我才看清楚她往外掏的东西有橙汁,可乐,巧克力,香肠,泡面,不少绳子,竟有铁链,包里还有没拿出来的东西.我可不管它随便把.芸说晚上要和我在宿舍睡,所以带这么多东西.别的不说,铁链太让我心跳脸红了 
   

推荐小说